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董明珠投资银隆或遭忽悠,能否二次连任决定银隆生死

环球智造家2018-06-22 02:36:51


董明珠投资银隆或遭忽悠   能否二次连任决定银隆生死


        受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波及,动力电池行业近期余震频频。


  先是连续几年跻身动力电池行业前三,与比亚迪、宁德时代一时瑜亮的坚瑞沃能子公司沃特玛,在短短几个月内“大厦将倾”,逾200亿元的整体债务几乎直接将公司判处了死刑。


  紧接着,因获董明珠、王健林等投资而声名鹊起的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近日连遭供应商上门讨债,被爆多处厂区遭遇大面积停工停产,累计欠款超12亿元。


  有接近银隆方面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银隆的一系列的大手笔投资极有可能源于上层被忽悠。“如果说错押钛酸锂技术路线,还能归咎于领导不懂技术。那么错估市场前景,盲目扩建7座生产基地,造成资金链全面闪崩,可以说整件事就是在一片鼓吹、膨胀的气氛中进行的。”


  对此,有内部知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银隆来说,董明珠如果能二次连任并成功主导收购银隆,应该是最好的结果。目前银隆对于欠款的还款进度仍在推进,逼债供应商内部有不成文的约定,即是不散布对于银隆不利的言论。“他们也怕银隆倒闭。如果真的倒闭清算,欠款就真的打水漂了。”


  投资银隆或遭忽悠


  对于银隆目前的危机,尽管很多人将其归结于新能源客车市场的不景气。然而,在某位锂电池业内人士看来,银隆的根本问题出自技术路线,其客车搭载的钛酸锂电池严重的续航问题才是导致客车销量受阻、电池业务停滞的根本原因。


  有接近银隆方面的人士对记者表示,“银隆公交车每跑大概30公里就要充一次电。此外用车厂家不但要增加购车量,还要另做车辆的调配和值班安排,成本上和实用性上均无竞争力可言。”目前河北省武安市已经将一些跑乡镇的银隆电动公交车重新换回了燃油公交车。 


  正是由于电池的羸弱,直接导致了作为银隆全资子公司的广通汽车销量受阻,订单急剧缩减。


  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我国新能源客车销量实现了328%的同比大幅窜升。本该回暖的三月份,银隆业绩却仍遭遇冰封:一季度银隆新能源客、公交车销量分别为499辆和475辆。其中,3月份其新能源客车销量更是跌至68辆和45辆。


  据《证券日报》记者查证,尽管董明珠多次将银隆的钛酸锂电池技术挂钩中国制造,但珠海银隆的钛酸锂技术实际上源于35年未盈利的美股上市公司美国奥钛。现阶段来看,钛酸锂不仅成本远高于主流的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更为重要的是,钛酸锂体积大且能量密度低,这使得钛酸锂技术已逐渐被美日等国淘汰。


  为此,董明珠多次纠偏称,看好珠海银隆的理由,不仅是钛酸锂电池在新能源车市场的应用,更重要的是其在智能家居领域的储能优势。但不论从制造成本还是商用场景来看,钛酸锂做储能似乎也太贵了。


  上述锂电人士对记者表示,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低,多储能必然导致体积增大,相应的隔膜、铜箔、铝箔、电解液都要增多,钛本身还是贵金属,制造成本太高。 


  就是这样一项电池技术,珠海银隆却选择了全倾全力。据记者统计,自2016年12月份以来,银隆先后与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攀枝花、珠海、洛阳等多地开工建设新能源产业基地和产业园,总计投资高达700亿元左右。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电动汽车市场实现钛酸锂电池实现装机533.4MWh,而珠海银隆的装机量就有508.3MWh,占到国内钛酸锂装机市场的95.3%,换句话说珠海银隆几乎独自撑起了国内钛酸锂电池的装机量。


  “董总性格高调,行事坚决果断背后也埋下了粗犷的隐患。”在上述人士看来,银隆技术路线跑偏和盲目增资扩产极有可能源于董明珠被忽悠。“如果说错押钛酸锂技术路线,还能归咎于领导不懂技术。那么错估市场前景,盲目扩建7座生产基地,造成资金链全面闪崩,可以说整件事就是在一片鼓吹、膨胀的气氛中进行的。”


  供应商盼董明珠连任


  有银隆供应商对记者表示,珠海银隆新能源客车的客户群体其实很小,大多来自珠海、保定、石家庄及一些他们有投资的地方。主要通过“以投资换市场”的形式和地方政府合作来完成销售。“与其说是市场行为,更像是利益交换。”


  上述供应商对记者表示,家电行业在供应体系里确实存在两头压款的现象,但在电动客车行业却行不通:电动客车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寡头垄断,必须先钱后货;下游国营公交公司极端强势、采购环境竞争激烈;同时伴随着国家补贴拨付清算的超长账期,最终造成了电动客车企业资金链的普遍告急。


值得玩味的是,此前因被拖欠欠款上门逼债的一众供应商们,在银隆生死存亡之际却显得异常的缄默。


  对此,有内部知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银隆对于欠款的还款进度仍在推进,还款额普遍在5%-10%之间。现在供应商内部有不成文的约定,即是不散布对于银隆不利的言论,以免形成舆论挤兑。


  事实上,由于银隆本身非上市公司,不像沃特玛(坚瑞沃能子公司)有披露财务状况的义务,所以还有翻身的希望。“他们也不希望银隆倒闭。如果真的倒闭清算,欠款就真的打水漂了。”


  谈到银隆未来可能的走向,上述人士对记者表示,董明珠如果能二次连任并成功主导收购银隆,应该是最好的结果。同时,他不无担心的表示,银隆想真正翻身,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有技术路线的问题,这就要求公司要在技术路线和产品布局上全面改弦更张。“打脸事小,整体改制难度确实很大。”(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龚梦泽)


相关阅读:

银隆生病:订单下降导致产能过剩 部分生产线停工


        一年多前,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投入全部身家的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银隆新能源”)还在风光无限地到处拿地。而进入2018年,银隆的经营风波持续不断。


  近日,银隆新能源各大园区电池订单减少、工厂停产的消息持续发酵。5月30日,还有媒体报道称银隆新能源投入150亿元建设的洛阳工业园区进展缓慢。


  产能过剩伴随着订单减少。而订单减少则让银隆新能源的激进扩张后遗症凸显。银隆已经完成了从创始人魏银仓到具备格力背景的领导班子的权力交接。进入整顿期的银隆,2018年会怎样呢?


  订单减少与经营风波


  停产风波最先从河北银隆曝出。


  近日,位于河北省武安新能源产业园的河北银隆率先传出订单下降导致产能过剩,部分生产线停工、员工被放假的消息。而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工厂减产、员工被放假的情况在银隆新能源的多地园区都有发生。


  此外,银隆的在建工程也不太顺利。正在建设的银隆洛阳工业园区此前传出建设施工速度缓慢,工程或无法按期完成的消息。


  《华夏时报》记者就上述相关问题向银隆相关负责人求证。但截至记者发稿,都未收到银隆相关负责人的回复。


  但银隆新能源的微信公众号在5月31日发布的文章中称,银隆正处于生产旺季。而在该公众号5月30日的文章中还提道,投产不足一年的天津银隆在5月接到大批订单。


  事实上,进入2018年,银隆就一改此前到处拿地的高调气势。今年1月,银隆被曝出拖欠供应商约12亿元货款。其中,银隆还与其供应商之一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闹到“法院见”。


  银隆电池订单减少被认为源于旗下整车厂广通汽车的订单减少。据记者了解,2017年银隆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一共配套了59款产品,其中仅3款产品不是银隆自己生产的。


  事实上,2017年银隆的新能源汽车已经远低于预期目标。银隆相关负责人此前曾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银隆2017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为8712辆,全国排名第三。但银隆此前宣布2017年的目标是3万辆。


  除了整个行业受补贴新政影响出现市场增速放缓外,银隆力推的钛酸锂电池技术始终在业界存在争议。真锂研究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电动汽车市场中,钛酸锂电池实现装机533.4MWh,仅占锂离子电池整体装机量的1.59%。其中,珠海银隆的装机量占到国内钛酸锂装机市场的95.3%。


  从整个国内新能源行业来看,银隆几乎是唯一力推钛酸锂电池技术的企业。钛酸锂电池技术被认为适合在公交车场景落地。银隆官网显示,其生产的银隆钛·广通车已在全国80多个城市运营。


  但在公交场景下,银隆电池技术的密度短板依旧显现。此前有消息称,广通汽车电池支撑的行驶里程约为30公里,司机抱怨需要频繁充电。还有报道称,由于续航里程短导致各种不便,河北省武安市已经将一些跑乡镇的银隆电动公交车又换回燃油公交车。


  而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纯电动客车的续航里程普遍在150公里到200公里。他表示目前更多企业采用的是三元锂电池技术。


  产能大跃进


  虽然银隆新能源汽车在2017年的销量大幅小于预期,但银隆在全国多地的产能大跃进却没有停止。


  在拿到董明珠等明星企业家的30亿元投资后,银隆新能源开启了快速扩张。据《华夏时报》记者粗略统计,2017年银隆新能源在兰州、天津、攀枝花、珠海等7地签下了投资规模高达800亿元的新能源产业项目。而加上这些新规划的项目,银隆新能源在全国布局的产业园区将高达11个。


  洛阳产业园区就是银隆产能扩张的缩影。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银隆计划实现年产1万辆纯电动商用车、年产5000辆纯电动特种专用车、年产5000辆新能源环卫车,以及新能源皮卡车、纯电动农机具等多个新能源车型。


  高频率的投资节奏考验银隆新能源的资金能力。但银隆相关负责人此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银隆的数百亿投资规模是战略性规划,要通过比较长的时间来进行。他认为目前外界对这方面的解读有些过度。


  但银隆新能源主管财务的副总裁李志此前曾对媒体称,由于目前多个产业园同时在建,并且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资金未到账,银隆2017年确实入不敷出,总的资金差额为40亿元左右。


  上述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银隆的销售模式大多是先交车,再分期回款,对企业的现金流会造成一定影响。此外,银隆的销售对各地政商关系有较多依赖。而李志则在上述采访中称,2017年的80多亿总销售回款中,十几亿是当年订单的销售回款,数十亿是2016年订单回款,还有十几个亿是2015年国家补贴资金。


  银隆2017年未经审计的年报显示,其当期实现营业收入87.52亿元,净利润为2.68亿元,同比下降近七成。此外截至2017年12月31日,银隆的负债总额为237.67亿元。


  “格力系”改造银隆


  董明珠已经许久不曾为银隆在公开场合站台。


  董明珠在入股银隆新能源后,常与魏银仓一同露面参加活动或调研。但在2017年8月与洛阳当地政府签订新能源方面的合作协议后,《华夏时报》记者尚未查到魏银仓与董明珠一同出席活动的公开记录。


  但在董明珠不为银隆公开站台的同时,具有格力背景的高层逐渐取代银隆创始团队,掌握话语权。


  工商资料显示,银隆新能源的法人代表在去年11月28日由魏银仓变为孙国华。孙国华同时还是公司总裁。而目前,银隆新能源的总裁、法人代表则是曾担任过格力电器(郑州)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赖信华。


  目前,魏银仓全资控股的珠海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依旧是银隆新能源的大股东,持有近26%的股份。董明珠以近17.5%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二大股东。


        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格力系力量进入后,银隆目前正处于内部整顿期。此前已有消息称,银隆的供应商反映银隆现在工作中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要求供应商签质量保证协议,频开罚单。


  事实上,董明珠也在今年3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隆的企业文化存在管理粗放等问题。她还称,“这并不是空调企业管汽车企业合适不合适,而是要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达到消费者的满意为标准。”


  银隆新能源的公众号文章也显示出其正在质量方面加强。该号发布的文章显示,珠海产业园整车厂陆续制定发布了《三大纪律 工作禁令》等管理条例。该文还称,筛选检验部副总经理林水春提道,2018年共同努力将质量打造成公司的新名片。


  资深家电产业观察人士刘步尘认为,银隆有些像新能源产业中的乐视,董明珠扮演的角色则同孙宏斌一样。他认为银隆的技术路线出现偏差,“如果电池没有续航里程做前提,安全就没有价值。”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卢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