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视点】晶科、韩华相继宣布在美设厂,其背后透露出什么样的讯息?

太阳能发电技术20182018-06-22 07:30:49

 导 读 

●  晶科、韩华相继宣布在美设厂,其背后透露出什么样的讯息?

●  三峡团队在里斯本与葡萄牙电力就增持洽谈 收购部分股份

●  协鑫能源控股权易主 朱共山称多晶硅成本将进一步下降

●  隆基乐叶高效光伏登陆三沙永兴岛,助力海岛村民“用好电”

晶科、韩华相继宣布在美设厂,其背后透露出什么样的讯息?


  最近行业热点新闻主要聚焦于中国光伏新政以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在众多光伏公司的反应中,加大海外布局成为了关键一环。然而,专家建议,面对复杂的海外市场环境,企业也不能贸然进击。

  比如,美国市场作为海外一级大市场, 虽然存在很大市场空间及发展潜力,却也因为当地法律、税费等原因,是一个既无法割舍又令人头疼的市场。

  为了更好地帮助国内光伏公司了解美国市场,PV-Tech特别采访到海外资深光伏人士彭声凯(Morgan Peng)先生,谈谈他多年的海外光伏运营经验,并针对我国光伏产业在海外的发展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PV-Tech:对美国市场,你有哪些看法?

  彭声凯:今年初以来,美国屋顶项目的装机量高速成长,同时微型电站及电站共享机制正在兴起。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是终端用户,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中大型的电站,美国市场的经营战略就必须提高思考层次,思考如何深入布局这一类的目标客户。我们在美国有实际运作过工厂。

  根据测算,利用免税电池配额制造当地生产的组件在成本上有一定的优势,而且在一年甚至半年内可以收回投资。但我认为,建厂不应只是建厂,应该是公司对美国市场战略布局的开端。在美国建厂应该作为国内企业经营美国光伏市场的战略层次来思考,是一种商业模式的竞争。

  PV-Tech:你觉得韩华QCELL忽然间公布设厂透露出什么样的讯息?

  彭声凯:看到韩华QCELL的设厂举动,我们看到的是一场长期计划,他们想要抢攻市场。如同我前面所讲的,建厂不只是建厂。韩华考量的不只是产品本身,而是结合品牌、服务、消费者体验(优质的本地化服务及大美国主义)等等综合考虑的一种战略。韩国企业从电子产品到汽车,已经在美国玩转了几十年,如今换成光伏产品,对他们而言,布局美国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一样是汽车行业的例子,美国从未放弃对进口汽车的关税,因此欧系、日系、韩系车厂纷纷到美国设厂或到北美贸易协定免税国的加拿大或墨西哥生产(但这招显然已经在光伏行不通了)。当光伏已经逐渐成为家家户户必备设施,家用屋顶、商用屋顶及微型电站的共享机制占美国光伏市场的比例肯定越来越高。因此,深耕国际市场,不能只是国内制造出口、或只是当地制造然后卖产品。应该更长远的考量如何深入市场的终端用户,赚取整个式供应链上的利润。

  PV-Tech:美国的关税保护政策一旦结束,那美国建厂的企业该如何应对?

  彭声凯:研究美国国际贸易历史和近几年的保护政策,我认为美国的光伏保护政策不会改变。更严谨的说,创造当地就业的政策不会改变。即使没有光伏厂家到美国投资电池片工厂,但因为2.5GW的免税电池配额的影响已经开始发酵。

  晶科美国组件厂、Sunpower 并购SolarWorld,以及最新的韩华QCELL美国设1.6 GW组件厂等等,可以创造几千人的就业机会。有关税可收又可以创造就业机会,这么多赢的局面,难道特朗普总统会放弃?我认为不只不会放弃,还会再加码。不过应该会巧妙的控制在分布式的总量附近,尽量不影响大型电站的总成本。

  PV-Tech:根据您多年的海外光伏工厂运营经验,在美国设厂要注意什么?

  彭声凯:海外建厂需要重视后期运营。随着国内光伏企业的迅速发展,在海外投资建厂成为了国内企业的重要发展手段之一。经过这几年在海外的扩产经验,国内光伏企业已经掌握海外建厂的能力,但关键还在于后期运营的管理能力的提升,这也是除了成本及产能之外,光伏企业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

  为了避免后期经营上发生问题,在设厂时就必须要考虑仔细并布置好相关的工作。在美国,一旦触法违规了,处理起来相当繁琐冗长。特别提醒注意人力资源、EHS、税务这方面一般企业容易忽略且犯错的地方。举个例子,硅胶挥发的气味在组件工厂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曾经有怀孕员工投诉因为气味太浓导致胎儿发育不正常。

  受访人信息

  彭声凯(Morgan Peng)先生,拥有美国精算师执照,却做了金融业的逃兵,跨界到了制造业。目前供职于世界500强的伟创力公司,负责伟创力全球太阳能运营部门,包含了马来西亚、巴西、台湾、美国等地的光伏工厂运营。十几年来,彭声凯常年奋斗在海外一线,帮助过多家制造型企业在海外的制造升级及产能提升等相关项目;2011年加入晶科能源,负责了晶科能源海外的第一个光伏工厂的兴建与运营;2015年也曾协助阿特斯在泰国和越南的产能布局及全球销售计划。

三峡团队在里斯本与葡萄牙电力就增持洽谈 收购部分股份


  据悉,葡萄牙电力是葡萄牙最大的企业、全球第四大风电公司,业务已经扩展到巴西、西班牙和美国等国家和地区。

  目前,该集团相关团队正在葡萄牙里斯本与受要约人进行谈判。

  但与此同时,经上市公司能源头条记者了解,坊间关于“三峡集团将以91亿欧元,约合688.2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全面收购葡萄牙电力公司”的细节描述却并不属实。

  三峡集团相关高层独家向上市公司能源头条记者透露:“实际上此次不可能实现100%股权的收购,我们只是希望由第一大股东再往前走一步,比如把持股比例从现在23%提高到51%。”

  不过,有关三峡集团向葡萄牙电力发出进一步增持要约的战略意图,接受采访的相关高层并未透露,他表示,“这一项目只是刚刚开始,还面临诸多的不确定性。”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在欧美金融危机发生后,三峡集团投资26.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89亿元),收购了葡萄牙电力公司21.35%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此后,2017年9月,三峡集团再次增持葡萄牙电力公司7000万股,合计持有葡萄牙电力股份达到23.25%。

  事实证明,三峡集团的选择是对的。

  首先,在业界看来,三峡集团收购葡萄牙电力股权,抓住了欧债危机带来的投资机遇,时机非常精准,价格比较合理,避免了付出溢价。

  同时,此举也是三峡集团推进国际化非常关键的一步,葡萄牙电力公司此后成为了三峡集团布局欧洲、美洲、非洲等地业务最为重要的平台。

  如今看来,收购投资葡萄牙电力公司6年来,除了获得现金分红逾10亿欧元外,2013年,三峡集团还通过设立三峡巴西公司,通过和葡萄牙电力公司合作,成功进军全球第二大水电市场——巴西市场。目前,三峡集团已在巴西市场拥有820万千瓦装机容量,成为巴西市场第二大私营发电公司。

  与此同时,借助葡萄牙电力,三峡集团还参与了欧美清洁能源市场,把欧洲先进的海上风电开发管理技术引入国内,集中连片开发江苏、福建、广东等地海上风电资源。

  据了解,三峡集团目前在海外拥有1500万千瓦的装机,每年有50亿元的利润来自于海外。

  截至2017年底,三峡集团资产总额6986亿元,净资产3710亿元,资产负债率仅为46.9%;公司已投产装机规模达到7002万千瓦,其中清洁可再生能源装机占97%,可控水电装机占全国水电装机的16%。2017年发电量达到2846亿千瓦时,实现营业总收入900亿元,利润总额420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成本费用利润率、全员劳动生产率、人均利润、人均上缴利税等指标均列央企前茅。

协鑫能源控股权易主 朱共山称多晶硅成本将进一步下降


  在光伏行业遭遇新政策的冲击之下,作为全球最大的硅材料公司,保利协鑫能源进行了一场重磅交易。

  6月6日晚间,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电气,601727.SH,02727.HK)公告称,该公司正在筹划收购保利协鑫能源(03800,HK)下属江苏中能硅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中能)51%股权,交易方式初步定为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该公告披露的江苏中能100%股权估值预计不超过250亿元人民币。

  拟收购江苏中能51%股权

  公告显示,江苏中能100%股权的估值预计不超过250亿元人民币。最终价值应以上海电气聘请的、并经保利协鑫认可的具有证券从业资格的评估机构出具的经上海市国资委备案的资产评估报告确认的评估值为依据并经双方协商确定。

  此外,根据江苏中能100%股权预计不超过人民币250亿元的估值,依此计算,上海电气筹划收购江苏中能51%股权的估值预计不超过人民币127.5亿元。其中,以增发价格不低于前2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90%(经测算为5.51元/股)为参考,上海电气预计将支付现金约63.75亿元,并向江苏中能大股东发行约11.57亿股A股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全球最主要的多晶硅料企业之一,江苏中能连续五年蝉联全球产能最大。2017年,该公司多晶硅料产能约7.5万吨,是保利协鑫能源旗下核心资产。此外,江苏中能还是国内仅有的几家掌握电子级多晶硅生产技术的企业。

  在6月6日晚间的电话会议中,协鑫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共山表示,在本轮出售的资产包中,江苏中能会出售电子级多晶硅、集成电路多晶硅材料等,涵盖着FBR多晶硅技术和CCZ技术。

  对于江苏中能250亿元估值,朱共山表示,此次江苏中能估值250亿元,是根据江苏中能净资产180亿元,以及相应产权、科技、品牌计算得出的结果,包括了此前收购的SunEdison第五代CCZ拉晶技术、硅烷流化床颗粒硅技术及其附属公司SunEdison Products Singapore、MEMC Pasadena和Solaicx的部分技术和资产,“我们的净资产中,含有不少产权、科技及品牌等,具有诸多的价值增溢。我们双方约定的是250亿元这一估值。我们也会通过双方及国资委认定的资产评估部门,进行合理的评价。”

  朱共山称多晶硅成本将进一步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2月,市场就传出保利协鑫能源有回归A股的计划。在此次出售核心资产股权后,回归A股的计划是否有变化?

  对此,朱共山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并没有考虑IPO的意愿。

  据记者从保利协鑫能源了解到,与上海电气合资以后,保利协鑫能源会进行全面调整与整合,债务也会尽快置换,促使财务成本下降。其次,通过技术创新,公司会对徐州基地做进一步提升。

  需要说明的是,从单晶硅出现以来,单晶硅和多晶硅之间的市场竞争一直是行业关注焦点。此次江苏中能被上海电气收购51%股权后,对于多晶硅市场的影响也是市场关注的问题。

  对此,朱共山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保利协鑫能源徐州基地的电价是0.38元/千瓦时。2017年6月时,电价还在0.6元/千瓦时以上。而今年下半年起,公司的最大成本依然是电价、财务成本和人工费用等三项。不过随着电价的降低,成本也有望下滑。

  其中,新疆多晶硅生产基地在原有计划的基础上并无扩建计划。但其原徐州生产基地生产多晶硅电价成本将降低至0.38元/千瓦时,而通过技术改造,工业硅粉价格也将从14500元/吨左右,下降至10000元/吨左右,从而进一步摊薄多晶硅生产成本。朱共山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家不要过度关注每吨多晶硅是多少钱,更要关注产品的品质。德国瓦克多晶硅生产基地就是很好的例子:尽管出现反倾销,该企业仍然满产满销、供不应求。”

隆基乐叶高效光伏登陆三沙永兴岛,助力海岛村民“用好电”


  5月27日,我国首个远海岛屿智能微电网在海南三沙永兴岛正式投运,获得央视新闻联播和新华网等主流媒体的重点报道。隆基乐叶为该项目供应高效单晶组件,为解决海南三沙永兴岛居民用电问题提供了有力支持。

  海南三沙永兴岛,面积2.6平方公里,是三沙市人民政府驻地。从永兴岛到三亚榆林港或从文昌清澜港到永兴岛,都是330公里。固定船期从海南岛文昌码头到三沙永兴岛,即使风平浪静,船行也需要十六个小时才能到达。

  由于电力建设滞后,且地处台风多发地带,岛内居民经常遇到停电等故障,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在当地政府、中电建设计院等多方合作努力下,终于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实现了该岛电力的稳定供应。

三沙永兴岛

  在三沙永兴岛智能微电网项目中,隆基乐叶为该项目提供了采用TPT背板的300W PERC高效组件,具备高效率、高可靠、高收益的更优综合性能,在极端环境中也能保证良好的发电能力,能够很好地满足台风地带的技术标准,在实际运行环境中同时具备高效性能及可靠保障,为远洋海岛光伏发电技术的不断升级提供有效借鉴。

  该系统自2017年试运行以来,供电可靠率100%,电压合格率100%,清洁能源消纳率100%,一年多时间通过利用光伏等清洁能源节约柴油数百吨,使得永兴岛的供电能力提高了8倍。

  同时,通过海底光纤相连,永兴岛智能微电网还可以接受400多公里外的海南岛电力指挥中心的调控,供电可靠性达到城市电网水平,对多个边远海岛微电网进行远程集中运行管理,成为智能微电网领域的一大跨越。

  现阶段,海南三沙光伏发电项目正式投运,对于岛上的渔民村的村民来说,电力紧缺已是过去式,随着电力供应稳定而充足,渔民们陆续住上新房,用上了稳定电,为售卖新鲜的鱼货提供了保障,日子越过越好。如今的三沙岛礁居民们已经从“用上电”转变为“用好电”了。

  作为光伏领域的领先企业,隆基乐叶凭借高效优质的单晶组件产品、严格的技术标准及良好的产品服务积极参与到各地清洁能源的发展建设中,本着“以绿色能源生产绿色能源”的使命,不断以光伏产业的发展建设助推当地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协同发展。

免责声明: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期刊杂志或由作者提供,仅供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我们会立即进行改正并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