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尘封六十年日记,披露茅盾之女情感历程

档案春秋2021-09-10 07:33:45

  点击上方蓝字“档案春秋”一键关注  


沈霞是茅盾先生唯一的爱女,1921年出生于上海,是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家庭的熏陶和自身的天分,让她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同学中的佼佼者。这样的成长环境,造就了沈霞热情、开朗、大胆、自信的性格。


沈霞


1937年 “八一三”事件之后,无数上海市民纷纷迁往内地,茅盾夫妇也带着沈霞和沈霜这一对儿女,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一家人先后辗转于长沙、香港和新疆。1940年5月,全家人逃脱新疆军阀盛世才的控制,经兰州到达西安。在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周恩来早就做好了周密安排,让茅盾全家搭乘朱德总司令的车队,奔赴延安。


很快茅盾被安排到鲁艺工作,沈霞进入延安中国女子大学。但仅仅过了几个月,茅盾就接到周恩来的电报,希望他去重庆工作。考虑到孩子们已经长大,应该有自己的追求,茅盾决定这一次赴任不带孩子们同往。10月10日,茅盾携妻前往重庆。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成了与女儿沈霞的诀别。


1938年茅盾全家在香港寓所合影




沈霞与一位叫萧逸的青年相恋了


父母离开后,沈霞姐弟的学习和生活并没有受到影响。1941年9月,女大与其他几个学校一起合并到延安大学,沈霞因为在新疆打下了扎实的俄语基础,很自然就转入俄语系高级班学习。那时延安男女比例是18:1,聪慧热情的沈霞自然引来众多追求者。沈霞天性敏感而又单纯,她不屑于周旋在这种复杂关系中,“曾经冰冷地割断了好些丝连,也深深地伤了好多人的心。”但这种局面,她也不得不面对,于是内心深处极度渴望亲密的友情。


不久,班里一位叫萧逸的男同学引起了沈霞的注意。萧逸原名徐德纯,江苏南通人,也是一位要求进步的知识青年。他曾在上海乐器厂工作,抗战爆发后来到延安,成为鲁艺文学系第一期学员。毕业后,组织安排他担任周扬的秘书。萧逸是典型的文艺青年,感情细腻、敏感,与从小就热爱文学的沈霞情投意合。他们彼此吸引,很快就陷入热恋。“我现在和萧逸是最好的,最亲密的关系。”沈霞留下来的两本日记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萧逸


日记开篇日期是1942年1月3日,末篇是1945年7月30日,精致的六十四开笔记本上满是密密麻麻的钢笔小字。虽然篇幅或长或短,时断时续,但基本勾勒出沈霞生命中最后两年半时间里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她内心情感微妙的细致变化。


热恋中的少女,常常喜欢用日记倾吐心声,相爱的甜蜜、误会的烦恼、无端的试探、敏感的猜忌,似乎这或喜或忧的心境唯独日记才能够理解。


1942年新年刚过,两个人晚饭后一起散步聊天,聊到了彼此信任的问题。沈霞为了向萧逸表示对他的用情专一,把刚刚记了三天的日记拿出来,但萧逸却仍不相信。沈霞气坏了,留着泪把几页日记扯下来,在灯火上烧掉。


“一个平日我这么信任的人,差不多已是全心灵寄托给他了,还对我表示不信任,而且是对我视为很神圣的日记加以蔑视,那么很好,难道我真非‘他’不行吗?不妨大家试试看!后来就故意对他表示冷淡,然而看着他苦恼的样子,我的坚持的勇气渐渐消失了。”


这段补记的日记,真实准确地记录了热恋中的少女在爱人面前任性却又矛盾的心理。沈霞虽然比萧逸小6岁,但在交往中却常常有姐姐般的宽容。1月17日她写道:


“我忽然决定我一定先向他赔罪,为了那样的一点小事情就闹得不讲话,不是完全不必要吗?(一个)爱一定不会这样容易就忘却的,想着这一离开会有一天半,那么留着一件事在彼此的心里,一定是很难过的。而且大家都太坚决了,这不是理智,却是不理智的表现呢!回到房里,赔了罪,……和解了,愉快地到枣园去。”


《茅盾和他的女儿》一书封面上的沈霞照片


作为著名作家的女儿,沈霞没有丝毫的娇蛮,反而对工人出身的男友极为在乎,3月15日的日记细致地记录了沈霞面对友情和爱情难以取舍的纠结心态:


“曾延淑来了,她是准备住在我这里的,天已经快黑了,回边区是不好的。然而我很自私地想起了他开会回来要和我玩,我要单独和他到那山坡上去玩,留着她,我便不自由了。自私使我忘了友情,我残酷地不做声,不回答她的话,心里觉得像是犯了罪,不敢看她。……如果我是她,会怎么样呢?我想追上去,可是他又出现在我脑中了。终于,我独自回到了山上,带了比以前更沉重了一倍的心。”




在坦白运动中,萧逸被列为审查对象


不久,整风运动开始。作为延安大学的青年学生,沈霞和萧逸当然也要投入其中,检查自己,写出思想自传。沈霞一直很欣赏萧逸的坦率,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活动中,她更看到了萧逸的可贵,4月6日她这样写道:


“所谓‘党员与非党员关系问题’的座谈会已经开了有好几天了,从这中间我看出了一些人的真面目……我深深地感觉到肖一(萧逸)更值得我爱了,真实、大胆。虽然今天会上有许多话他说得也不对,然而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真实,有勇气,我想,那么将来总有办法,有前途!我宁愿爱他这样的人,而不会去爱像×××那样一个虚伪的人。”


1942年12月10日,沈霞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她在日记中表达了自己的决心:“让我用对坦白运动的热烈响应来表示自己对党的忠实,对政治生活的爱惜。”但她没有想到,她深爱着的萧逸在“坦白运动”中竟然被列为审查对象。


沈霞对萧逸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焦虑,但同时也在日记中表达了自己政治态度的坚定。1月15日沈霞在日记中写道:


“萧逸的鉴定会昨天结束了,一共开了三个晚上……在这次会上,我没有犯过去二(两)次那样的错误,因为我牢记着,‘这是对党负责的’这句话,因此我什么问题都很好地站在这立场上去想,因此感情不会蒙蔽我的眼睛。”


做完鉴定后,萧逸调到文化沟的延安文协搞创作,后又调到华北书店。沈霞则和其他十几个同学被组织调派到俄文学校继续深造俄语,日子重新回到正常轨道。但时隔不久,又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让沈霞的神经再度为萧逸紧张起来。4月11日她写道:


“星期六上午,叶主任对我们做了一个传达,是关于延安捕获很多叛徒,并讲述宽大政策,并宣布了本校的几个。回来后心是不平稳的,有点恐慌。我想到万一自己的要好朋友中有一个是这样的人,我应该如何地反省呢?简直就是反省不出什么来的。比如萧逸,我就不知道他的历史清白不,因为只听他讲故事似的讲过一些,而别的就没有,而且我也没有留意过。”


第二天早晨,沈霞又补记道:“……我把他的一切怀疑用一句话来回答:我不能订婚或结婚,因为我对你不了解,历史不清楚。当订婚是表示着一个人的真实生命与政治生命要永远地和另一个人联系起来时,我不能不考虑。”


1940年6月沈霞在延安


沈霞心里剧烈的起伏变化萧逸并不知道,受审查的压抑让他更渴望尽早有一个感情的归宿,他向沈霞提出五月份结婚。在4月19日的日记中沈霞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担忧:


“对他这样一个要求,我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但因为最近延安的一些问题,使我有点不敢放大胆子。我害怕他是意料之外的一个人又怎么办?因为无论凭什么,我都不敢肯定,除非组织部告诉我,那才相信。”


5月初萧逸果真被列入调查名单,他很含糊地给沈霞写了一封信,告诉她自己要调工作,并说了许多温情的话,还细心地把沈霞要的东西都带来了。沈霞并不知道萧逸的处境,以为只是别离,但这已经让她控制不住感情了,在5月7日写下了这样的日记:


“我觉得很难受,要离别,这在我,的确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而它却突然来了。我现在知道我自己的感情是多么脆弱啊!在星期六晚,简直不能忍耐,哭了,当然是偷偷地……”


随后的日子里见不到心爱的人,又不知他的状况,沈霞有点绷不住了。她深爱着萧逸,也深信着萧逸,6月19日她写道:


“我想哭。我想到如果爸爸在这里的话,我就不会过这样莫名奇(其)妙的日子,因为他一定可以代我打听,究竟逸是怎样的人,我可以确定自己的行动。……我爱的人是最好的人,任何人对他的蔑视,我是不容许的。冷笑吗?讥讽吗?任何动作都滚开,远远地滚开!我爱他,我要帮助他,即使他现在是最坏的人,我相信在我们共同的意志下,我们会变成健全的人,看着吧!我要永远地爱他!我发誓。除非他和我是敌对立场。要不然我要爱到死。”




两位年轻人终于结为秦晋之好


经过近一年的审查,萧逸的问题终于有了令两个人欣喜的明确结论,沈霞在1944年5月15日的日记中记下了令她难忘而陶醉的一刻:


星期天我正在工作房拿油漆的框子时,我看见了逸。他来找我,独自一个。我叫他到我房中,我把工作心慌意乱地处理了一下,就立刻回去看。先,我的心跳的快极了,但是,我镇静着作一般的交谈。后来他要求吻我,我接受了,眼泪却止不住直流下来。我为我自己过去一年的痛苦、为他一年所受的痛苦而哭。但在这里面,我也感谢党的伟大,它,终于把问题弄清楚,没有委屈一个忠实于它的青年。”


政治问题解决了,压抑的感情顷刻又迸发出来。见到沈霞,萧逸再一次提出结婚问题。对结婚这件事,沈霞一直很矛盾,7月10日的日记表明她的想法有了新变化:


这两天对结婚问题,可以说想通了一些,虽然时不时有嫌恶升上心来,但大致上是不那么害怕了。是的,每一个女子都要结婚的,总会有那样一天。我问自己:是否能这样一辈子呢?客观地想,是不可能的。那么,既然萧逸很爱我,自己并不是不爱他,结婚了就算了结了一件大事,从此可以安静些。”


萧逸后来的戎装照


想通了,沈霞对未来的生活也有一番美好的憧憬,9月20日她在日记中描摹了婚后场景:


“在乡下逸那里,我们很快就缝起用我们自己生产节约的钱换来的花棉被,宽宽的,大大的,可以密密地盖住我们二(两)个人。做一个大枕头,上面还绣上一些花。窑洞里要弄得漂漂亮亮的,窗户挂上窗帘。我去的时候是冬天了,生上炭火,围着炭火玩着。养上羊、小鸡,把逸吃的胖胖的……我们不生孩子,大家好好学习,我帮他看文章,提意见。他可以帮我学俄文。只要我们的生活充实,有内容,我们就不会分离,就不会厌烦的。我们将永远相爱又相敬。在我们的小王国中,我是皇后,而他是皇帝。多么自由,多么幸福啊!”


1944年10月初的一个休息日,沈霞和萧逸一起,去政府机关办理了登记结婚的手续。1945年初,利用春节的假期,24岁的沈霞和30岁的萧逸举行了婚礼。当时萧逸在离城20多里的乡下搞民办教育,所以沈霞就带着简单的衣服和几本书,步行20多里路,来到萧逸的住处。没有热闹的锣鼓,也没有宾客满堂,一捧红枣一个“喜”字,一对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就这样完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茅盾夫妇也很高兴,虽然还未见过女婿,但他们相信女儿的选择,6月30日,茅盾托到延安的人给女儿带去100元法币,并再三关照,“妈妈常说,要是你一旦生了孩子,那就要钱用了,所以乘有便人先带给你一些。”




意外医疗事故让沈霞年轻的生命画上句号


婚后,沈霞仍然视工作和前途如生命,但不久,让她最不愿意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在7月24日的日记中沈霞写出了自己的担忧:


“……‘完了!’这并不是简单意味着我要生孩子,而且意味着我的前途完了!……周围的人生活的健康,有希望,有前途。我是被弃于这圈子以外了,没有一个可以诉说的人,可以说,我不愿任何人知道。”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消息传来,延安沸腾了,青年学生们纷纷响应党中央号召,结束学业,奔赴东北、华北新解放区开展工作。沈霞多么希望也成为其中一员啊,她一想到同学们都意气风发地奔赴一线,自己却要腆着大肚子在后方待产,就惊恐、焦虑,和萧逸大吵一架,坚决要去做人工流产。但令人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这样一个普通的手术,竟然由于当事医生消毒不严,导致感染,让沈霞年轻的24岁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听到噩耗,萧逸悲痛欲绝,很长时间都没有从悲痛中缓过来。他含着眼泪整理爱人的遗物,其中就包括这两本日记。


《延安四年》一书收录了沈霞在延安时所写的日记

共10多万字


在沈霞1945年用过的日记本封面上,萧逸写下了几个让他刻骨铭心的日子:


“7月9日-13日有了孩子”

“8.12送去”

“8.16入院”

“8.17下午施手术”

“1945,8.20,10:45分死。”


不久,萧逸调到新华社工作,作为战地记者一直奔走于晋察冀地区,但不管走到哪里,他都把沈霞的书信和日记珍藏在身边。


1949年5月,萧逸参加解放太原战斗,在向敌军方面喊话时,突然遭到冷枪袭击,不幸牺牲在阵地上。战斗结束后,萧逸的战友张帆整理了他的遗物,连同沈霞的书信和日记一起,交给了已到北京筹备新中国创立的茅盾先生。


茅盾故里,浙江桐乡


1981年茅盾去世后,他的遗物及沈霞留下的书信日记一直由茅盾先生的独子韦韬(原名沈霜)先生保存,2006年,韦韬把父亲和姐姐的遗物,一起捐赠给了茅盾先生的故乡——浙江省桐乡市档案馆。2009年,包括沈霞日记在内的茅盾珍档,入选第三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新媒体编辑 张理平



本刊稿件均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档案春秋”微信号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档案春秋》由上海市档案局主管、上海市档案馆主办,是全国第一本、也是目前唯一一本综合性档案文化月刊。以丰富的档案信息资源为依托,集真实性、内幕性、可读性于一体,尊重历史,以档案说话,还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本来面目。欢迎联系“档案春秋”微信号与我们指尖对话,期待您的投稿与反馈!


档案春秋

 识别左侧二维码

 翻阅更多史实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