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步行串连日记 1966年12月4日 步行串连在太原(三) 一个人到太原工厂的串连

百年梦圆2021-09-11 13:22:57

新朋友点击上面蓝字“百年梦圆”可关注,并可查看已发文章。


编号:2017-05




前言:1966年11月19日,我们作为当年入学的初一新生被批准成为年龄最小的红卫兵(我当年只有12岁更是年龄最小的几个同学之一),为了响应党中央为国家节省经费的号召,学习红军长征精神,磨练自己的意志,踏上了步行大串连的征程,到今年正好50周年。50年前,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从初中到大学的学生几乎都毫无例外地参加了那场史无前例的大串连(只有初一新生中有极少数同学由于体力和意志等方面的原因没有参加)。50年后,我们追忆当年的串连日记,重走当年的串连之路,给大家展现当年大串连的真实心路历程和历史情景再现,既是对那段豪情满怀时代的怀念,更是对那段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的纪念。

2016年11月19日


步行串连日记
1966年12月4日 星期日
步行串连在太原(三) 一个人到太原工厂的串连

文/王振明


想起1号下午回到坞城西路迷了路的情形,我就由不得暗暗地好笑。


本来是牢牢记住的,省委党校是终点站,山西大学是倒数第二站,倒数第三站坞城西路就是回我们所住的太原铁路机械学校的下车站。但在坞城西路下车以后,却怎么也找不到太原铁路机械学校了。往北走没有,往南走没有,往西走没有,往东望了一下也没有。怀疑自己是下错了站,又跑到3路电车站牌前仔细看了几遍,确认这儿就是坞城西路站啊!那怎么办呢?问人吧,又心不甘,决心想自己找到为止。


(就是在这个位置,远处的教学楼和红旗与当年看到的一模一样)


好在离吃晚饭时间还早,心想,干脆不找了先放松一下,就地逛商店吧。于是逛完了坞城路西边的一溜商店,又开始逛坞城路东边的一溜商店。一个一个地逛到十字路口,向东拐是一个邮电营业厅,心想正好到这里边转转。进去的时候没发现,从邮电营业厅出来往对面远处一看,咦,那不就是太原铁路机械学校我们住的教学楼和那楼顶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吗?仔细再看看,就是啊!急忙把眼光移到了近处的大门口一看,大门上方的门头横梁上“太原铁路机械学校”几个毛体大字赫然显示在那里!啊!我顿时喜出望外,原来就在这里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刚才还有点儿沮丧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兴高采烈了,急忙跨过马路向学校大门口奔去。



现在的大门口把横梁取了,校名变成了左墙上的铜牌


到了大门口我又停了下来,返回来看看,刚才到底是怎么迷路的!重新走到十字路口,前后左右仔细端量,哦,我明白了,原来记得学校是紧靠坞城路往里只拐一点点的,却原来是需要往东走三四十米的。心想,有了这一次走错路的经历,这一下是牢牢记住了,真是毛主席说的“坏事可以变好事”呢!



(我们串连时住的教学楼正面,在原楼上贴了瓷砖)


终于没有问人,就找到了,回来了,心情真是有点暗暗地高兴。回到学校后,过了一会,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大家互相问了分别后去哪转了?我是一点儿也没有暴露自己迷路的经历,怀着经历过迷茫后的一种安宁而伴随着喜悦的心情,始终笑嘻嘻的参与着大家的讨论,心里还在庆幸着自己的镇定。


这两天又让我们自由活动,我们就拿着免费乘车证到处转悠,反正记住一个中心,不管转到哪,只要坐车到了五一广场,就可以找到3路电车终点站了,上了3路电车,那是再想迷也迷不了路了。


今天吃过午饭后,我就一个人到五一广场转悠。转了一圈,回到晋阳饭店楼前,看到两行人在排队买一种面麻花,2两粮票6分钱1个,闻起来很香,样子又从来没见过,觉得不贵,便走过去排队,想买上几个尝尝。等到我买到了3个后,后面的队伍却乱了,挤成了一团,我好不容易挤出来,突然发现我的钱包被偷了!


(1966年时的晋阳饭店)


(2016年被拆除前的晋阳饭店)


钱包里可是有1块多钱,还有几斤粮票啊,可以买二三十个这种面麻花呢!一下子被小偷偷了,瞬间觉得损失这么大,心疼极了,哇的一下,就坐在路边嚎啕大哭起来。旁边几个大人过来问清了情况,都愤怒地指责起小偷来,说是那个偷来?我们揍他!我哪能知道呢?


正在嚎啕大哭时,突然有一个说保德话的中年男子拉了拉我,说“这不是老王家孩子吗?你怎么在这儿呢?”我睁眼一看,原来是我认识的一个印象中比较懒散的没什么正经职业的我们县城的一个老乡,我说“我来太原串连,我的钱包被小偷偷了。”然后就又哭了起来。


这位老乡耐心地反复安慰我,叫我别哭了,跟他到他们工厂去吧。他说太原预制厂到保德招工,他成了这里的工人,而且还参加了工人纠察队,并让我看了他的红袖章。我本来不想跟着他去,说我要回住的学校了。他说“你们不是串连吗?那还不去我们工厂串串,看看我们工厂是什么样?”这句话打动了我,心想,说的也是,正好看看太原的工厂是什么样,开开眼界。于是便跟着这位老乡,一起到了河西他上班的太原预制厂。


到了他们工厂,他带我参观了车间,一个很大的厂房内,地上有十几根水泥电杆模具正在热气腾腾的养护着刚刚甩好的电杆,车间的四面墙壁上张贴着毛主席语录,墙顶的大梁上,红底黄字,写着“抓革命,促生产,确保完成全年生产任务!”的大幅标语。我问老乡,那你们今年的生产任务完成了没有?老乡咧嘴笑了一下,用自豪的口气对我说:“早就完成了!现在生产的都是超额的了!”在厂区内的墙上,贴着一些大字报。我说怎么不见人呢?老乡说,星期天大家都下班回家了,只有值班的。


参观完后,老乡又带我在他们食堂吃了饭,确实比学校的食堂吃得好。知道我被偷了1元多钱2斤多粮票,又非要给我2元钱2斤粮票。我死活不要,说我还有,他非要给。


其实,我妈在我串连出发前,在我贴身穿的主腰子上专门缝上了一个带拉锁的口袋,我带的大部分钱和粮票都在这个口袋里装着呢,是很安全的还在那里的,丢了的只是放在钱包里的一小部分。当然,这个秘密是谁都不知道的。


实在推辞不了,看到人家确实是一番好意,也就收下了。


然后,他又要送我回学校,我说我能找得到(有了大前天迷路的经历,确实是非常能找得到),不用了。老乡说,这么晚了,你这么小,我必须把你送回去。拗不过人家,还是被老乡护送回住的学校了。



(我们串连时住的教学楼背面,在原楼上贴了瓷砖)


回到学校后,我送走老乡, 心想,出了门老乡原来是这么亲啊,怪不得人家说,老乡和老乡是人不亲土还亲呢!原来在保德的时候连话都没有说过,在太原遇上了,对我竟然是这么的好。



(坞城路上的邮政支局由当年的平房变成楼房了)

后记:

晋阳饭店,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1980年我调到太原工作后,几十年了,每当我经过晋阳饭店的时候,脑海中总会自动地弹出当年那幅丢了钱包坐在马路边嚎啕大哭的图象来。2016年,这座屹立在太原五一广场并州路口见证了新中国几十年风云变幻的建筑要被拆了,怀着曾经热恋般的感觉,2016年12月24日,带着惋惜和依依不舍的心情拍下了下面这张晋阳饭店的雄姿照片。


(2015年12月24日拍的晋阳饭店,现在已经看不到了)


1970年,我在保德邮电局参加工作后,那位1966年在太原预制厂工作的保德老乡,不知道什么原因,也回到了保德县城,继续着他好像没有什么工作的人生状态。他到邮电局来看我,每次我都会给他2元钱(当时我的月薪只有18元,而给的多于2元时,他也不要),作为我在太原丢失钱包后他对我的照应和给我钱和粮票的一种报答。来过几次后,便再也不来了。我常常想,这位老乡虽然不太愿意劳动,但心地却是很善良的。


2016年12月15日,太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