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从地下到地上:山西矿工工资大幅缩水 转型网约车养家 | 中国人的一天

中国人的一天2022-05-11 08:47:12
第2506期

图/文:张伟 编辑:王漠沙

腾讯新闻出品 

晋城是一座典型的矿业资源型城市,近年,很多小煤矿、焦化厂整合关闭,人员编制缩减,工资压缩。一些矿工转型开上网约车,在漩涡中尝试新的选择。

晋城位居山西省东南角,优渥的煤炭资源,使得晋城成为了一座典型的矿业资源型城市,国有煤炭企业体系内职工达数十万。而这两年,经济结构调整、煤炭去产能,很多小煤矿、焦化厂都整合关闭了,而持续低迷的煤价让煤炭产业陷入困境。

在晋城当地,大部分煤矿失去往日的红火,产量压缩带来人员编制的缩减,而工资也压缩到之前的60%-70%。

在煤炭产业“去产能”的今天,从小康人家坠入困顿的风险有多大?这已经是在全国上下几十个依托煤产业的资源型城市中,千千万万个家庭必须正视的问题。这其中的一部分人另辟蹊径,选择网约车这种经济新业态,为漩涡中的人们带来新的希望。

山西晋城城郊,岳南煤矿的澡堂,矿工们在这里换装、沐浴。如今,这个连接井下与井上的澡堂已没了人气,满目疮痍就像一个垃圾场。天窗脏得仿佛10多年没有擦拭过,建筑废料、发霉的报纸、破碎的玻璃瓶堆得满地都是,铁质更衣柜锈迹斑驳。煤矿工人赵燕兵走在破烂的更衣室里。

几近荒废的矿区,让这位工龄20多年的矿区安全员满心无奈。“去产能”引发煤炭行业大环境恶化,从2015年2月份,赵燕兵所在的煤矿就已经全员停发工资了。现在,这个曾经3000多人的“地方大矿”,每天只剩下十几个人下井进行简单的排水作业。

让赵燕兵担心的不只是这“半死不活”的工作,身为“矿二代”的他,还背负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70多岁的老父亲在煤矿上工作了一辈子,五年前尿毒症让老人已不能下地行走,依靠每周3次的透析维持生命。而上初三的孩子,也处在升学的关键节点。养家糊口的压力,让这个煤矿工人过得并不轻松。

好在赵燕兵自己还有一辆车,碰巧的是,网约车在这个四线城市开通了。“像我们这样从煤矿下来的人,跑网约车是目前唯一出路了”,背负工作与家庭双重压力,赵燕兵一有时间就在外面跑车。每天,差不多也都是“跑到困”才回家。在这个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的小城里,赵燕兵非常珍视自己的“兼职”,而这份“额外工资”让拮据的家庭有了些许缓和。

在矿上,有不少和他一样的矿工兄弟,一下子没了生计,但只要是家里有车的,都出来跑上了网约车。目前,像他这样的从矿上下来的“兼职”司机,占到整个晋城网约车司机的一半还要多。据统计,晋城矿工转型做网约车司机的就有上千人,他们的初衷就是能够维持基本的生活所需。

自去年12月开上网约车,“专职司机”杜海涛已经接了快4000单,他是晋城地区的“接单冠军”,也是服务最好的五星司机。在这之前,杜海涛在一汽运输服务部工作,每天专门“伺候”那些运煤的卡车,每月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在晋城这样的小城市也算是高工资了。自从2015年年中,往河南运煤的大卡车越来越少。而杜海涛的重卡服务部首当其冲关门倒闭了。

没了工作,杜海涛一下子压力不少,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上高中的儿子、年事已高的老母亲,都需要他的照顾。然而,下岗后的他并没有太多出路可以选择。之前杜海涛的同事,有的转型开饭店,有的转型搞汽车零配件,但几个月下来,经营状况都不太好。身在汽车行业的他,对于“车”的消息特别灵通,2015年年底,他便成了晋城最早一批“专职”司机。

杜海涛表示,比出租车服务与车况略胜一筹的网约车,在当地深得民心。特别是在今年年初,订单量迎来爆发式的增长。当时,一周流水高达2600元,“有时候在雨雪天,订单多得都不想停”。

毕竟,四线城市出行市场容量有限,跑网约车遇到的大多是10元左右的“小单”。而成熟稳重的杜海涛跑出了自己经验,一天三四十单,抓好早午晚三个高峰期,每月两三千元的纯收入,让杜海涛的日子过得日渐安稳。

张东东是晋煤集团泽州天安昌都煤矿的电工,矿上的用电都靠他来保障,虽然大环境不好,但他现在每天还要下井工作。

煤矿不景气,让张东东的收入受到很大影响,从一个月3000多元降至2000多元。

张东东和杜海涛到联通公司领取网约车“司机专属手机卡”。这是公司给司机的福利,对于每个月打几千分钟电话的司机来说,能省下不小的开支。

性格开朗的张东东喜欢网约车,在他看来,与井下相比,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段裕兵是岳南煤矿救护队队长。现在,停产的煤矿已“无人可救”了。打羽毛球是他的爱好,作为国家二级裁判,市里重要比赛经常会请他,执裁一天有150元的收入。

段裕兵闲下来后,家里一日三餐也都由他包揽。除了在家里,厨艺了得的他还经常去外面的红白喜事“帮厨”。技不压身,多一份手艺就等于多一份收入。

网约车作为目前段裕兵最主要的工作,已经一年多了。现在,他很享受目前的兼职网约车生活。

徐素琴原来是煤矿的供应商,和丈夫一起经营公司,由于巨额亏损的煤矿欠款400多万,公司被拖垮,她只好把办公设备挪回家里办公。

徐素琴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女儿考上了四川的大学。平时,养花喂鸟,打扫家务,这位专职“家庭主妇”让家中干净整洁,一尘不染。

徐素琴每月去煤矿讨账,空闲时也开起网约车。她说,开网约车让她生活充实,遇到能聊到一起的乘客,她心中的压力会缓解很多。

在晋城,这些“活跃的”司机们会不定期的聚会,一起吃吃饭,学习交流跑车经验。如今,这个圈子里的人越聚越多。在晋城五个活跃司机的微信群里,聚集了1000多名司机,而每次聚会组织者便是鑫旺汽车租赁公司的老板李子波。

曾是空降兵战士的李子波,。后来,他曾经工作了多年的装修公司撤出了晋城,漂泊了多年的他,已舍不得离开这个“第二故乡”了。李子波善于捕捉商机,观察到网约车是个机会。在太原朋友的带动下,在2015年末,他开办了晋城鑫旺汽车租赁公司。

对于晋城当地的出租车市场缺陷,李子波深有体会。拒载严重、不打表、漫天要价、不堪的车况与服务,让他相信网约车有更大的发展的空间。最初在网约车初到晋城时,一共有九家租赁公司接入了网约车业务,经过半年多市场竞争,现在坚持到最后的只剩下鑫旺一家。

晋城是全国众多钢铁和煤炭产业资源型城市的一个缩影。让痛苦转型不再那么剧烈,让转型压力得到些许缓和,“老矿工们”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

网约车在发展,在“去产能”的大潮下,工人们多了一个新的选择。在矿工们心里,这是与井下作业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是从一个黑暗的、潮湿的,充满了孤独与恐惧世界,走向一个温暖的、光明的新空间,一段新征程的历练与开端。

从黑暗潮湿的地下走到温暖光明的地上,从煤炭工人到网约车司机,老矿工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磕磕绊绊中,晋城的新生活也会更美好。(微信搜索公众号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加入微社区,分享你的故事,你将有机会成为中国人的一天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