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晋水之战 | 水煮历史

大鹏说书2020-05-22 16:07:43


|水煮历史|


拉开战国历史帷幕的

晋水之战

由晋水之战导致的三家分晋,是为韩赵魏三家化家为国的建国大业的起点,扭转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直接推动历史进程从春秋五霸阶段进入战国七雄时代。北宋司马光在编《资治通鉴》时,将晋水之战与三家分晋置于全书开篇,与此不无关系。




文 / 吴鹏 绘图 / 彭晨希


河流不仅流淌于大地之上,更留存于历史之中。有些河流,虽然当下已少有人知晓,但其在历史上却有过辉煌的过去,而且深刻地影响了历史的进程。


比如晋水,和公元前455 年的晋水之战。山西之简称“晋”,由晋水而来。晋水在哪?众说纷纭,通常认为“晋水源出晋祠悬瓮山”,也有学者考证其主要源流在山西绛县,更有人认为今天的汾河就是当年的晋水。


山西又称“三晋大地”,其中三晋,即指韩赵魏三家诸侯。而晋水之战参与者,却是四大家族,除了韩康子、赵襄子、魏桓子,还有智伯瑶,正好凑成一桌麻将。


在晋国的牌桌上,刚开始并不是智韩赵魏的四家牌局,而是十家乱局。



智伯瑶的贪欲


作为春秋五霸之一,晋国的政治格局和其他四霸稍有不同。尽管都是从“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转向“礼乐征伐自大夫出”,国君权力下移,但其他诸侯国的大权是旁落到同姓王室公族手中,都是一个姓的祖宗,无论谁当政都不会想着要去改朝换代。


而晋国就大为不同,由于王室公族窝里斗得太狠太暴力太血腥,公族精英被自己人干掉不少,以致出现“晋国无公族”的局面。国君不得不启用大量异姓大臣治国理政,晋国的实权就逐渐被异姓贵族掌握。异姓贵族的崛起,使晋国充满了活力,很快称霸诸侯并保持了百余年的霸主地位,是春秋五霸中霸业最长久的国家。


掌控晋国实权的贵族刚开始有十多家,经过你争我夺剩下六方会谈:韩、赵、魏、智、范、中行,史称“晋国六卿”。


到春秋末期,范氏和中行氏在内讧中败亡,六方会谈演变为四家麻将,其中以智氏最为强大。智家的头面人物是智伯瑶,掌控着晋国的军政大权。


这时晋国的霸业已经衰落,连远在东南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都要来掰腕子,争夺霸主之位。作为执政者,智伯瑶深感责任重大,不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智伯瑶以实现晋国霸业的伟大复兴为己任,选择了攘外必先安内的政治路线,首先要在内政一统上有番作为。毕竟四家牌局各打各的,人心不齐,不能有效地一致对外。


智伯瑶的安内之策不是统战韩赵魏,把三家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智家为核心的领导集体周围,而是削藩,将三家的土地、人民抢过来据为己有。他智家不光要一家独大,更要大小通吃。复兴晋国霸业的伟大征程只能由接班人智伯瑶独自走完,韩康子、赵襄子、魏桓子这些家奴不配投身到晋国复兴的宏大事业中。


韩赵魏三家,韩康子的势力最弱,智伯瑶就捡软柿子先捏,先从声势上恐吓韩家。一次和韩魏两家在兰台聚会时,智伯瑶公然调戏韩康子,羞辱韩家家臣段规,“智伯戏康子而侮段规”。韩康子虽然颇为不忿,但刀刃没有人家锋利,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画个圈圈诅咒智伯瑶。智伯瑶看韩康子的“忍功”修炼得极佳,认为其已经完全屈服于自己,就得寸进尺,“请地于韩康子”,小韩啊,你那块地真不错,给我盖个园子如何,让我老了有个地方能颐养天年。韩康子不给,我的地是祖上传下来的,凭什么白给你。


被智伯瑶羞辱的段规劝韩康子“智伯好利而愎”,智伯瑶这小子喜欢占小便宜,性情又刚愎自用,要是不给他地,肯定会来砍咱们。不如惯着他,把地给他,他得到甜头后,就会再向魏、赵两家要,这两家如果不给,智伯瑶那暴脾气一上来,肯定会大打出手,到时咱就有机会了,“我得免于患而待事之变矣”。


听完段规的腹黑分析,韩康子一拍大腿:有理啊,“善”!就派使者划给智伯瑶一个有万来户人家的城镇,“使使者致万家之邑于智伯”。喜欢小钱财小便宜的智伯瑶,看到韩家拱手奉上的城池,自然是乐不可支,又把目光投向魏桓子:小魏,看看人家小韩,你不表示一下嘛,“又求地于魏桓子”。


魏桓子出于和韩康子同样的考虑,决定继续惯着智伯瑶,也把一个“万家之邑”乖乖献出。将欲取之,必先予之。韩康子和魏桓子都在冷眼旁观,看智伯瑶能横行到几时!不费吹灰之力,兵不血刃地拿下两个“万家之邑”,智伯瑶信心爆棚,决定再来一把大的。把韩家和魏家的肉都吃了,就算不吃赵家的肉,汤至少也得喝上吧。“又求皋狼之地于赵襄子”,小赵,要增强看齐意识哦,要向韩康子、魏桓子看齐,你皋狼(即今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一带)什么时候划拉过来啊?


赵襄子很硬气,寸土不让,“弗予”,我的地盘我做主,就是不给。


智伯瑶发热的脑袋碰到冰冷的钉子上,恼羞成怒,韩家、魏家我都收拾得服服帖帖,你小小赵家还能反了天?立马挑兵点将,“帅韩、魏之甲以攻赵氏”,韩康子、魏桓子,跟我一起去砍赵襄子那小子。


韩康子、魏桓子相对一笑,机会终于到了,于是同意同去!

智伯先后请地于韩康子,求地于魏桓子,两家忌惮智伯的权势,使使者致万家之邑于智伯。


晋水畔的失意


面对智家、韩家、魏家三对一打他赵家的严峻形势,赵襄子很快做出了正确且唯一的决策:走为上策,逃离首都曲沃。


晋国很大,赵家的封地也不小,去哪里寻找容身之地呢?


手下那帮军师参谋给赵襄子提供了两个选项:长子(即今山西长子县)、邯郸(即今河北邯郸市)。


选择长子,是因为长子比较近,离曲沃才170 公里,且刚刚修完城墙,城防工事坚固,“长子近,且城厚完”。赵襄子不同意, “民罢力以完之,又毙死以守之,其谁与我”,老百姓为修城墙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现在还要他们浴血守城,谁会跟我一起上?


不去长子,那只有奔邯郸了,“邯郸之仓库实”。邯郸国库比较充实,吃的喝的用的玩的都不缺,可以守上一阵子。


赵襄子继续摇头,“浚民之膏泽以实之,又因而杀之,其谁与我”。邯郸国库充裕是不假,但那都是地方官从老百姓家里搜刮的。你掏空了百姓的家产,又要他们给你卖命打仗,谁会帮我?天下之大,难道无处可去了吗?


去晋阳!


赵襄子大手一挥,那里是我老赵家的老根据地了,地方官为政比较宽和,不抢百姓的钱,不拆百姓的房,收税也只是象征性地收一点。百姓受我赵家恩惠,其心可用,定会团结一致,抱团杀敌。


赵襄子遂带宗族众人,投晋阳而去,晋水畔的这场战争就此打响。


晋阳城在今天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一带,晋水绕城而过。

智伯求皋狼之地于赵襄子,赵襄弗予,并出逃至晋阳。


赵襄子前脚到,智伯瑶后脚就带韩康子、魏桓子杀将而来。先是在城外野战,打了三个多月不分胜负。赵襄子为保存实力,退守城内,三家军队将晋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攻了一年多,愣是没有打下来。


智伯怒了,决定用水攻,掘开晋水灌晋阳城。你城墙不是厚吗,那我就用水泡,看能不能给你泡倒。


智伯瑶不明白,啃不开晋阳城墙,并不是因为工事坚固,而是民心归附。尽管洪水滔天,水位最高时距墙头不过六尺,遍地鱼虾,百姓家里的灶台都淹塌,但“民无叛意”,誓要与智伯瑶死磕到底。


一日,智伯瑶去巡视水情,排场很大,魏桓子给他驾车,韩康子站立右边充当警卫员。望着水漫晋阳的大好风景,智伯瑶意气风发,吐出一句,“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我今天才知道水也是打仗灭国的有力武器。


听到智伯瑶的这句话,魏桓子暧昧地用胳膊肘蹭蹭韩康子,韩康子也爱怜地用脚碰碰魏桓子,这一对好基友四目相对,柔情无限。这一刻,他们想到的是同一件事。


魏桓子的老家安邑城(今山西夏县)有汾水,韩康子的老家平阳(今山西临汾)有绛水。既然今天晋水可以灌晋阳,那明天也保不齐智伯瑶会用汾水泡安邑,用绛水淹平阳。今天跟着智伯瑶干掉赵襄子,智伯瑶吃肉,自己是能跟着喝点汤,可下次智伯瑶的刀把子,又会架到谁的脖子上呢?


不是没有人看穿魏桓子、韩康子的心思,智伯的智囊絺疵告诉主子:韩魏两家必反无疑。刚开始打赵襄子时,我们与他们约定共分赵家土地。现在晋阳城即将拿下,本该大赞分赏,欢喜不已。可这两个老小子不但不高兴,还面带忧愁之色,肯定是在谋划窝里反。


絺疵与智伯瑶的君臣对话本属机密,可智伯瑶不知是傻白甜还是被在望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竟然把絺疵的话告诉了魏桓子、韩康子:絺疵说你俩想反了我,有这回事吗,“智伯以絺疵之言告二子”。


魏桓子、韩康子自然是指天为证,跺脚发誓:没有的事,我们哥俩对您忠心耿耿,马上就要跟着您吃赵襄子的肉了,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去干脑袋别在裤腰上的谋反勾当,“夫二家岂不利朝夕分赵氏之田,而欲为危难不可成之事乎”。这肯定是赵襄子那混账使出的离间计,智伯您这么圣明烛照,可不要让人给忽悠了。


智伯瑶竟然就信了魏桓子和韩康子的赌咒发誓,为表示对他们的信任,还把絺疵打发去出使齐国。排除隐患、争取最后胜利的机会,就这样从智伯瑶指尖轻轻溜走,这下就真的月缺难圆了。魏桓子与韩康子确实在考虑出路,赵襄子玩完后,下一个肯定是他们,不能不提前预防。赵襄子也敏锐地观察到了这种形势,派家臣张孟谈去游说韩魏。


张孟谈见到魏桓子、韩康子,开门见山:你们知道“唇亡齿寒”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今天是我们赵家,明天就是你们两家!“臣闻唇亡则齿寒。今智伯帅韩、魏以攻赵,赵亡则韩、魏为之次矣。”


魏桓子、韩康子回道:你小子以为我们两家眼瞎啊,谁看不清这形势,“我心知其然也”,怕就怕还没操刀干,消息就走漏,大祸临头,“恐事未遂而谋泄,则祸立至矣”。


张孟谈对曰:切,就这事啊。话从你们嘴里说出来,就进我耳朵里,谁能听到。“谋出二主之口,入臣之耳,何伤也!”他智伯瑶难道还有窃听器这种黑科技不成,这可是公元前五世纪,不是公元后二十世纪,有《窃听风云》这出戏吗?三人遂约定好举事日期。是夜,赵襄子派兵突袭智伯瑶守堤部队,反决堤防,引晋水倒灌智伯大营,“使人杀守堤之吏,而决水灌智伯军”。智家军慌忙上堤堵口子,军中大乱。韩家军、魏家军趁势从左右两翼一齐杀出,赵襄子亲率赵家军出晋阳城从正面攻击。


三家齐进,大败智家军。智伯瑶被生擒,当即斩杀,智氏宗族亦被屠灭殆尽。三家瓜分智氏之地,共掌晋国之政。晋国政局从四家麻将过渡到三家斗地主阶段。

韩、赵、魏三家合谋反智。赵派兵突袭智伯,反决堤防,引晋水倒灌智伯大营。韩、魏两家从两翼合攻。


大战后的转折


韩赵魏三家将智家排除出局后,并没有继续陷入你争我斗的历史怪圈,而是把矛头共同地指向了主子——晋国国君晋幽公。他们不仅分光了智家的土地,还把国君的领地分了个七零八碎,只留给晋幽公首都曲沃和一个城池聊示安慰。晋幽公非但不能号令三家,反要去朝见韩赵魏三君。


到了幽公的儿子烈公时期,更是一代不如一代。这一时期,韩康子、赵襄子、魏桓子的位置都已经传给了孙辈,韩家是韩虔,赵家是赵籍,魏家是魏斯。相对于祖辈,孙辈们对晋国国君更是没有阶级感情,分家单干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终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晋烈公十九年,即公元前403 年,周威烈王姬午正式下诏,“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册封魏斯为魏国国君,是为魏文侯;赵籍为赵国国君,是为赵烈侯;韩虔为韩国国君,是为韩烈侯。三家化家为国的建国大业起点,无疑就是52 年前,即公元前455 年的晋水之战。


由晋水之战导致的三家分晋,扭转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直接推动历史进程从春秋五霸阶段进入战国七雄时代。北宋司马光在编《资治通鉴》时,将晋水之战与三家分晋置于全书开篇,与此不无关系。


春秋五霸之中,晋国实力最强,其余威影响至战国初期。尽管晋国一分为三,但在战国250余年的历史中,仅继承晋国三分之一遗业的魏国却最先强盛而称雄,独霸中原长达百年,压得秦国不能东出函谷关半步。


如果晋水之战中智伯瑶胜而赵襄子败,那下步智伯瑶必然是削平韩魏两家,独揽晋政,像取代姜姓成为齐国国君的田氏一样,接任晋国国君,晋国就不会一分为三。在一个统一的晋国面前,秦国极有可能无法崛起,更谈不上后来吞灭六国、一统天下,中国历史从这时就极有可能被改写。由此,晋水之战无论双方孰胜孰负,都注定了其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转捩点、分水岭。

晋水之战后,智伯战败身死,晋公权力旁落,韩赵魏三家独大,为战国七雄局面拉开帷幕。


选自2016年11月水煮历史栏目

【开栏的话】

中国历史,由水而成。华夏文明,因水而兴。

一部中国历史,可以说是在河畔勃发,往江边拓展,向海上眺望的历史。水中映照着历史之脉。黄河、长江流域的仰韶文化、河姆渡文化,映射出中国历史的人文曙光。以黄河为立国之本的夏商周,将古典文明推进到极致顶峰。阿房宫、未央宫旁的渭水与樊川,见证了秦汉帝国的恢宏气势。五胡乱华、衣冠南渡,长江、淮河成为中国历史的新生舞台。贯通南北的大运河,烘托出隋唐盛世的华贵雍容。立此存照的清明上河图,将北宋汴河两岸的东京梦华永远留在历史深处,以致西子湖畔的南宋“直把杭州作汴州”。郑和下西洋的船队,唱出了古代中国向海而生的绝响。背向大海的满清,最终被敌人从海上叩开国门。

水中亦折射出历史之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节点,往往在水中孕育。大禹借助治水将大小部落糅合在一起,共同推开礼乐文明大门。晋水之战揭开战国帷幕,中国历史由此从诸侯并立转向中央集权,开启两千年大一统政局。改革开放的历史起点,始于那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下的一个圈。也正是对无数历史巨变的反思,才有了“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政治警醒。

以水为脉,因水而变。水煮历史,期待你来。

CTGmagzn

中国三峡杂志

欢迎关注订阅,赞美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