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我的学生浩然

神州杂志2021-09-15 13:26:28
    点击“神州杂志”关注我们







(向上滑动启阅)


我的学生浩然

    文/春雨

从教20多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学生有很多,但是让我一想到名字就陷入深思的唯有浩然。 

2006年炎热的夏季,我送走了一届毕业生。秋天到了,新学期也来了,我又迎来了一年级的新生。刚入学的新生虽小,但多数上过学前班,还懂得些上课的规矩,老师在上面讲,基本能做到抬头听讲,个别不听课的学生也是独自偷玩,并不敢明目张胆地不遵守纪律,当然也有例外的。 

一天下午的语文课上,我正在教室里领着孩子们做小组拉火车比赛读音节的游戏。为了让孩子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我抽取卡片的速度逐渐加快。一个接一个的学生站起来快速准确地拼读,使比赛的气氛异常激烈。忽然接读停止了,紧接着是一阵低声的催促:“浩然,快点,该你读啦!” 

“啊,干什么,瞧你这么一推把我的小人打仗图都弄坏了!”被推的男孩子很大声,显得很气愤。 

我留意一看,孩子们口中的浩然是一个皮肤黑黑的小个子男孩。我指了指讲桌,示意他把手里玩的东西交上来。他大大的眼睛凝视着我,眼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举起手里的图片生气地说:“老师,你看看,他把我刚才画的画儿都弄坏了!”这是浩然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他特别的言行举止,引起了我的注意,是年龄小吗?下课后一查新生学籍表,原来他是个刚满五岁半的孩子。心里暗自埋怨家长,把这么小的孩子送入小学,连上课的规矩都不懂,不是让孩子活受罪吗?我也不由得为将来他能否跟上学习进度,能否适应学校生活而担忧。 

果然,一年级时,每天不交作业的名单里总有他的名字,不是忘带就是忘写。即使写了也是错误百出,更别提作业的格式。如果硬性惩罚让他重写,他就蒙住眼睛放声大哭,致使正常的教学活动无法进行。课间,孩子们也不愿意和他玩,因为他不遵守游戏规则,常常耍赖,还偷空追打女生。 

时间一长,任课老师也都对他有了印象:“哎,康老师,你们班第一排中间皮肤黑黑,眼睛大大的那个男孩子是不是有问题呀?老师的话好像一句也听不懂,让干啥也不干,而且课堂上大声喧哗。想上厕所自己就溜了,喊都喊不住……”我无言以对,不知该给这个孩子下个什么定义。联系家长得知他在幼儿园、家里都是这样子,从来不听话,更不懂得什么是怕字。他妈妈因为生气打他把挂衣架都打断了好多。 

尝试实施多种教育手段都没有丝毫效果,我对他有了束手无策的感觉。再想想他的年龄,所以每当孩子们告状时,我只是摆摆手:“他小,不要和他一般计较。” 

一年级期间,他的考试成绩总是在均分线下,有时甚至是倒数后几名。可因为他常常拒绝接受外界的信息,所以家长的无奈,同学的另眼相看,老师的听之任之,成绩的差距……这些足以摧垮成年人信心的不利因素却无法影响到他的情绪。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且快乐自信,脸上常常泛着高兴的神情,眼里也闪耀着愉快的光芒。 

他以这种独特的行为方式感染着我,我打心底接受并且喜欢上了他。办公室的老师问起他时,我会说:“如果抛开学习,浩然还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大家也认同,因为每当下课没事时,他总会大胆地走进办公室踮起脚尖坐在椅子上,从容自如地应对办公室老师的盘问,而且思维敏捷,言谈诙谐,常常把老师们逗得大笑。办公室的李老师称他是个“小可爱”。他感觉到了这份喜爱,更是得意,一见李老师笑得就像一朵花。 

二年级了,其他孩子已完全适应学校生活,浩然却变化甚微,依然我行我素的样子。一天,他同桌霍雨的妈妈和我闲聊时,悄悄地问:“老师,你说浩然这孩子是不是开心啦,每天给我们霍雨送一个心型的卡片,上边还写些关心的话,什么‘你要开心哦,我喜欢你!’……” 

我一听不由得笑了:“不会,他才六岁多,懂什么呀,可能是看了有关电视剧之后有意的模仿。”之后我又留意他的穿着打扮,上衣扣子经常不扣,红领巾总是朝后系着,裤子耷拉着,头发乱蓬蓬的,脸上常常抹着一条一条的汗道。这装扮纯粹一个幼儿园顽童,再说也没听说六岁就早恋的孩子呀! 

三年级刚开学,他妈妈突然来向我告别,说给浩然在太原找了所私立学校,是小班教学,省委领导的孩子都在这所学校就读,想去那儿尝试一下,如果适应不了还会回来……我答应了,想着去了那儿,对他说不定是个好的归宿,对我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浩然转学了。从此班里安静了许多,整个班级如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步调一致,整齐划一。不交作业的没有了,上课大声喧哗的没有了,一切归于正常。可是在这平静的背后,也有些许空空的感觉,有时会突然想起他,想他能否适应新的学习环境,想他还是那么无畏单纯吗?他妈妈和我电话聊了几次,说新学校基本不要求写很多作业,孩子多数时间在读喜欢的书。

三年级下半学期期中考试时,他妈妈急匆匆地赶过来要了几张卷子,说想检验一下他在太原学得怎么样。第二天,在他妈妈忐忑不安的注视下,我判完他的卷子,心情异常沉重。我郑重地告诉她,孩子在新学校学得并不好,连最基础的知识都不会,相对二年级他离开时的程度是退步了。 

四年级的秋天,他又回来了,个子长高了许多,梳着韩国男明星流行的那种酷酷的发型坐在了教室里。孩子们没有丝毫的生疏感,都亲热地和他玩耍。他也变了很多,哭闹现象没有了,能认真听一会儿课,有时还抢着积极回答问题。课堂作业基本上磨磨蹭蹭能完成。因为写字速度太慢,所以每每看到别的孩子交了作业出去玩耍,他就急得直抓头发,嘴里不停地嘀咕:“快点写,快点写。” 

我已了解他在太原接受的是怎样前卫的教学方法,也明白人的能力是不断强化训练的结果,所以知道短时间内他的写字速度是不会提高的。因此,对他匆忙中交上来的龙飞凤舞的作业也不苛责,只要求他写对就好。他偶尔写得快些,我还会在作业本的封皮上贴一个“喜洋洋”大贴人作为奖励。每当这时,他就会激动地吸口气,嘴呈O型,凹着脸颊,乜斜着眼,喜滋滋地把作业本高高地举起向周围同学炫耀一番。这种奖励机制显然很适合他,他写作业的速度越来越快。作业的正确率高了很多,本皮上的贴人也日渐增多。 

他妈妈欣喜地告诉我,说浩然从太原回来好像换了个人,回家忙着写作业,比较听话了。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他不再是一个拉不走的掉队生,有时还迸发出领头雁的活力。上了四年级,语文学科需要背的东西越来越多,为了锻炼孩子们的记忆力,我常常创设比赛的机会,让孩子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背会要求背的内容,而且要做到一字不错,做到了,就奖励一枚大贴人。 

浩然就是在这种比赛中脱颖而出的。规定的时间一到,他就跃跃欲试,开始我还有些怀疑他的能力,可看他急不可耐的样子,也不忍打击他的积极性,第一个就选他背。只见他站起来声音洪亮,滔滔不绝、一字不错地背下来了,班里顿时掌声雷动。我们都没想到他的记忆力如此好,又试过多次,都是这样。这让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而且对他将来的学习前景有了美好的希冀,只要他愿意学,他是一块学习的料! 

经过一学期的积极努力,上了五年级,他的书写速度明显加快,成绩已居于班里中上游,几次语文成绩还名列前茅。后来,我发现他的写作能力也不一般,写出来的文章语句流畅,写法质朴,有浑然天成之感。我常常把他的作文当做范文讲评,这让他有了足够的自信,同时对我产生了一种喜欢和崇拜。每当犯了错误,我批评他的时候,他就会用眼角愧疚地偷窥我的神情,一言不发。而以前的他会怒目而视、哭闹不止。我很惊异时间这个伟大的魔术师,他会把一个懵懂的顽童变得如此懂事,也常常遐想20年后的浩然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前几天,浩然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絮絮叨叨地向我诉说着心中的思念。我鼻子酸酸的,眼角也不由得湿润了,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或得意、或苦恼、或欢快的神情……










刊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神州杂志,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