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成败集于一身:一位对后世影响深远的霸主为何会被活活饿死

世界五千年历史2020-07-31 13:52:35



古语有言“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纵观历史,那些曾经纵横捭阖、驰骋沙场、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人物都难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结局。不是死于权力斗争,就是死于阴谋诡计。今天来聊聊一位深刻影响中国古代两千年战争史的人物,他就是赵武灵王。提到他,人们马上想到胡服骑射。确实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对后世影响深远,但对他的人生经历,以及最后的结局知之者甚少。

赵雍(约公元前340年—前295年),即赵武灵王,嬴姓,赵氏,名雍,赵肃侯之子,战国中后期赵国君主,政治家、改革家,生于赵国首都邯郸。



赵肃侯二十四年(前326年),赵肃侯去世,魏、楚、秦、燕、齐各派锐师万人来参加会葬。赵肃侯生前与魏、楚、秦、燕、齐等国连年恶战而不处下风,赵国俨然是北方的新霸主。魏惠王后期,赵肃侯连续发动合纵攻势,打击魏国,使魏国的百年霸业再次受到严重削弱,不足以阻挡赵国的南进,为赵国向中原发展扫除了最强大的一个敌人。赵肃侯死后,魏惠王立即联合楚、秦、燕、齐四国以会葬为名,各派精兵,趁赵国新君赵雍年幼之际,俟机图赵。对于十五岁的新君赵雍来说,父亲的葬礼实在是凶险,搞不好赵国就会被五国联军灭掉。在赵肃侯的托孤重臣肥义的帮助下,赵雍决定采取针锋相对、鱼死网破的强硬应对措施,摆开决战的架势来迎接这些居心叵测的吊唁使者。


赵武灵王命令赵国全境戒严。代郡、太原郡、上党郡和邯郸的赵军一级戒备,准备随时战斗。联合韩国和宋国这两个位于秦、魏、楚、齐之间的国家,使赵、韩、宋三国形成品字型结构,将秦、魏、楚、齐四个国家置于两面受敌或者三面受敌的被动局面。又重赂越王无疆,使之攻楚,先把与赵国不搭界的楚国的注意力转移到它的老对手越国身上去。重赂楼烦王击燕和中山。燕国是五国中比较弱的一个,在楼烦的强力攻击下,燕易王比较紧张,十分担心赵国与楼烦夹击燕国。



中山虽然不是一流的强国,但由于楔入赵国的版图内,经常受齐国的指使从背后攻击赵国的都城邯郸,对赵国的威胁比外部的强敌更大。中山在楼烦的攻击下,也无暇顾及对赵国的趁火打劫了。在去掉了燕、楚两个强敌后,魏、秦、齐集团对赵、韩、宋集团就没有什么优势了。赵武灵王命令来会葬的五国军队不得进入赵国边境,只许五国使者携带各国国君的吊唁之物入境,由赵国负责接待的大臣将他们直接送往邯郸。魏、秦、齐见赵国重兵待客,戒备森严,而且赵、韩、宋联盟已成,不得不打消了要占赵国便宜的念头。五国使者入赵后,见赵国精锐云集邯郸,战争一触即发,不敢有任何的差错,在与赵雍厚葬赵肃侯后,便匆匆离去。魏惠王发起的五国图赵的阴谋被赵雍挫败了。年少的赵雍初涉君位就经受住了如此严峻的考验。


赵武灵王三年(公元前323年),魏、韩、赵、燕和中山国结成联盟,各国国君均称王,史称“五国相王”,以对抗秦、齐、楚等大国。齐国对于中山国的王号不满,曾试图联合燕国、赵国攻击中山国以迫使其去王号。各国之中,独有赵武灵王认为赵国实际上没有称王的实力,反而自降一格,让国民称自己为君。


赵武灵王九年(前317年),赵武灵王与韩、魏共击秦国,被秦国击败,秦军斩首八万级。齐军又在观泽击败赵国。赵武灵王十年(前316年),秦国又攻取了赵国的中都及西阳。


一系列对外战争的失败,时刻困扰着赵武灵王这位力图振兴赵国的君主。他首先开始调整外交策略,创造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和平外交环境,首先他趁燕国内乱之际,扶立公子职为王,是为燕昭王。公元前307年,秦武王在周举鼎时绝膑而死,赵武灵王看准时机,派手下护送公子稷回秦即位,是为秦昭襄王。此时六国不是忙于内争,就是陷于外战,唯独赵国独善其身,此时一个大胆的决定在赵武灵王的心中成形。



面对天下大乱,各国无暇干涉赵国内政的天赐良机,赵武灵王向全国发布实行“胡服骑射”的法令。同时,大举进攻中山国。在全国范围内实行胡服骑射之前,赵武灵王已经在赵国的北部搞过试点。全面游牧化的赵国骑兵,取胡人机动性强的优势,弃其纪律性差的缺点,在与北方胡人的军事斗争中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


赵国在军事上使用骑兵、采用适应骑射的胡服在很早以前就存在了,但那时只是战士们一种自发的行为。赵国与秦国、燕国这些与游牧民族国家接壤的国家,在几次败给胡人后,便采取与胡人同样的作战方式,招募胡人骑兵充当教官,或者直接充当士兵,为中原国家服务。但这种雇佣骑兵很不可靠,而且很难指挥,华夏族的将领很少有骑术精湛、懂胡语、深通胡人文化的,崇尚英雄主义的胡人不愿服从他们不敬佩的将领。赵武灵王通过把赵国将士直接培养成骑兵与招募胡人骑兵相结合的办法,想要建立一支能被国君牢牢控制的国家骑兵。


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除了为适应同周边国家的军事竞争外,胡服骑射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以代郡和邯郸为代表的两种文化、两种政治势力造成的南北分裂局面。赵武灵王即位后,重用出身于楼烦的楼缓和出身于匈奴的仇液,再加上父亲的托孤重臣肥义,赵国的戎狄外族之臣成了赵武灵王最重要的一批助手。



在先声夺人后,赵武灵王开始找两边的代表人物征求意见。有戎狄背景的肥义、楼缓、仇液等人当然同意,而且从赵国的国情、地形、人文等现实情况出发,有力地论述了施行胡服骑射对国家结束分裂、增强国家的竞争力、促成国家深刻统一的好处。以赵武灵王的叔叔公子成和赵文、赵造、赵俊等人为代表的赵国宗室贵族不愿丢掉手中的权力,以胡服骑射必将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各项国家政策随之改变、变动太大容易造成国内局势的不稳定为由,阻止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


赵武灵王耐心地说服了宗室贵族集团的首领公子成,向他表明了自己改革的决心和对以胡服骑射为标志的全面改革的整体构想,公子成被说服了。由于公子成对胡服骑射的接受,赵国的宗室贵族也就都跟着同意了。于是,赵武灵王正式颁布法令,赵国全境实行胡服骑射,以能任官,明确了游牧文化的主导地位,结果大批出身低贱和有戎狄背景的人得到重用。赵武灵王主动打破华夏贵、戎狄卑传统观念的勇气在中原各国中是十分罕见的。


经过多年的征战,赵国先后灭掉中山、楼烦,领土得到空前扩大,此时赵国的军事实力已经位居各国之首,一跃成为傲视群雄的东方强国。


公元前310年,赵武灵王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位漂亮少女鼓琴而歌,便将此事对众臣说了。大臣吴广觉得赵武灵王所说的少女很像自己的女儿孟姚,于是就把孟姚献给了赵武灵王。不久后,孟姚就为赵武灵王生下了公子何,即日后的赵惠文王。赵武灵王起初娶韩国国君之女,生下长子赵章,赵武灵王立韩女为王后,赵章为太子。孟姚后来数次向赵武灵王说王后韩女、太子赵章的坏话,赵武灵王于是废掉王后韩女和太子赵章,而立吴娃为王后,赵何为太子。

赵武灵王二十七年(前299年),赵武灵王传位于太子何,是为赵惠文王。他则自称为主父。赵武灵王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与自己分别负责国内的政治和军事,自己可以全心专注于赵国激烈的对外军事斗争。赵武灵王的本意是在赵国构建二元政治,自己和儿子都是国中的君主,只是自己不再使用君王的称号,而是使用有着太上皇意思的主父称号。但是赵武灵王的这番设想却严重违背了政权构建的基本规律,最终造成了赵国的内乱。


赵武灵王退位后,与长子赵章率领征战四方,拓土开疆,他愈发感觉长子很像自己,但又为他不能继承王位感到遗憾。于是赵武灵王想要将赵国划为两半,封赵章为代王。就在他犹豫之时,一场统治权力之争就此发生。


赵惠文王四年(前295年),赵武灵王打算把代郡分给赵章,让赵章也称王。这个想法的背后是赵武灵王要收回赵王何的实权,重新亲掌朝政。赵武灵王本以为自己代赵章讨封必成,不想被肥义拒绝。于是,赵武灵王将讨封不成一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赵章,意在激赵章与赵惠文王争斗,自己好以调和的身份,重新执掌朝政。赵章果然十分怨恨赵惠文王与肥义,对于父亲的默许,赵章决定采取行动。由于邯郸的防卫很严密,赵惠文王也只是听政时才得一见,赵章与无法下手。赵惠文王对赵武灵王的调兵也控制得很严,赵武灵王知道赵惠文王已对自己有所防范。这激起了赵武灵王更大的斗志。此时,赵武灵王已经不把赵惠文王看作自己的儿子了,而是作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赵武灵王以在沙丘(在今河北广宗县)选看墓地为名,让赵章与赵惠文王随行。赵惠文王没有办法,只得在肥义和信期的陪同下随行。到沙丘后,赵惠文王居一宫,赵武灵王与赵章居一宫。田不礼(赵章心腹)劝赵章形成杀赵惠文王的事实,再控制赵武灵王,既而以奉赵武灵王之命的名义称王。于是赵章借用赵武灵王的令符请赵惠文王到主父宫议事。肥义感觉不对,要赵惠文王与信期加强防卫,自己不归即为事变。命令使者,如果一旦发生变乱,立即通知赵惠文王的重臣公子成、李兑。



肥义入主父宫后,果然觉得气氛不对。没有见到赵武灵王,却见到了赵章和田不礼,知道自己肯定回不去了,意料中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赵章与田不礼见以主父的名义都调不动赵惠文王,知道赵惠文王已有所准备。赵章与田不礼决定以快制胜。在杀了肥义后,赵章与田不礼决定再遣使者调赵惠文王,如其不来,则立即进攻。李兑与信期派兵攻入主父宫,诛杀赵章及其党羽。


此时公子成、李兑两人合计“以章故围主父,即解兵,吾属夷矣。”,因此两人在赵惠文王的默许下,继续包围赵武灵王的主父宫。并向宫中的人下令“後出者夷”,宫中侍从纷纷逃出,只剩下赵武灵王一人。赵武灵王欲拼一死,但公子成等人只围不战,无人敢担刺杀赵武灵王的罪名。赵武灵王被围在内宫里,内宫本无存粮,公子成对赵武灵王断粮断水前后达三个月之久,赵武灵王被活活饿死。公子成在确定赵武灵王必死之后,才打开内宫,为赵武灵王收尸。赵惠文王对赵武灵王之事一直不问,直到公子成来报赵武灵王饿死,才痛哭一场,命令厚葬,全国举哀。



赵武灵王虽然死了,但他主导的这场“胡服骑射”的军事变革却改变了中国古代的作战方式,从赵国开始,其他各国以及后世纷纷效仿,采用骑兵作为战场主力,一直到解放战争时期,骑兵一直在战场上发挥重要作用,直到现代,才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同时赵武灵王的改革精神也激励着后世的人们,近代思想家梁启超曾评价,赵武灵王是黄帝以后的第一伟人。著名历史学家翦伯赞在考察赵国长城遗址时,曾赋诗一诗:“骑射胡服捍北疆,英雄不愧武灵王。邯郸歌舞终消歇,河曲风光旧莽苍。望断云中无鹄起,飞来天外有鹰扬。两千几百年前事,只剩蓬蒿伴土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