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千里寻亲之九--大槐树下.苏三起解

左眼视界2021-06-09 15:46:53

 

千里寻亲之九--大槐树下.苏三起解


明代监狱

明代监狱又叫“苏三监狱”,始建于明朝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距今已有600余年的历史,是中国现存的惟一一座明代形制的监狱,也是现存最早的监狱。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到大街前。

未曾开言心好惨,

过往君子听我言。


因话本和戏剧而闻名的苏三,在中国几乎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玉堂春落难逢夫的故事,就发生在山西洪洞县,直到民国九年(公元1920年),洪洞县司法科还保存着苏三的案卷。


 苏三的故事发生在明代,发生在今山西洪洞县。如今,苏三受刑的监狱,依然保存完好。它不仅可以帮助人们更加了解“苏三起解”的故事,而且可以帮助人们了解明代的司法状况。

   

  “苏三起解”是一剧名,又称“玉堂春”。剧中主角苏三,原名周玉姐,明代山西大同府周家庄人。幼年父母双亡,被人贩子拐卖到北京苏淮妓院,老鸨为其改姓为苏。此前已有二妓,故取名三儿,“玉堂春”是她的花名。


剧中主要情节是官宦子弟王景隆与苏三相遇,一见钟情,便定终身。苏三要王景隆发奋上进,功名成就后取她为妻。王景隆离京别苏,奋发读书,中第八名进土。此时,苏三被老鸨以一千二百两银子的身价,卖给山西洪洞商人沈燕林为妾。


沈燕林长期在外经商,其妻皮氏与邻里赵昂私通。沈燕林带苏三回到洪洞,皮氏心生歹念,与赵昂合谋毒死沈燕林,嫁祸于苏三。洪洞王知县贪赃枉法,收皮氏送来的银子以后,严刑逼供,迫使苏三画押,被判处死刑。时值王景隆升任山西巡按,得知苏三蒙冤之事,便到洪洞县密访,了解到苏三冤情后,派人立即押解苏三案件有关人员至太原府进行三堂会审。


王景隆回避亲审,委托刘推官代为审理。刘公正判决,苏三奇冤得以昭雪,真正罪犯伏法,贪官王氏被撤职查办,苏三和王景隆有情人终成眷属。

 

苏三在洪洞,险些被处死,因而对洪洞人恨之入骨,所以唱词中有一句“洪洞县里没好人”。这句普通的唱词流传很广,使洪洞名声远扬。使洪洞人背上骂名,也使洪洞县远近闻名。其实苏三指的洪洞县里无好人也就是本案中涉及到的几个人,不是广大的洪洞老百姓,苏三揭露的是当时官场的腐败和社会的黑暗。
 

昔日在戏剧舞台上,在书本上看到的故事,如今在故事的起源地洪洞县,亲眼目睹苏三当年被囚禁的牢房,以及苏三塑像,实在是让人感慨。


“苏三监狱”,在今洪洞县政府大院西南。是我国目前保存最完好的古代监狱,它的设计堪称一绝。监狱不大,但很阴森,还有点毛骨怵然。一进大门,便是苏三塑像。外院是监狱的办公地,右边的院落是普通监牢,中间是过道,两边共有监牢十余间,过道顶上布有铁丝网,网上挂有铜铃,犯人如果越墙逃跑,便会触响铜铃。


过道尽头的左边,便是死囚牢的大门,死囚牢双门双墙,大门很低,进了门洞,里面还有一道门,而这两道门却是一扇从右开,一扇从左开,囚犯如果越狱,往往出了第一道门却怎么也打不开第二道门,这样就能起到拖延犯人越狱时间的作用。
在这里仍可看到当年关押苏三的死牢房。院的中央还有当年苏三洗衣的水井和石槽,井口留有一道道绳索磨下的印记。井口只有半尺多宽,目的是防止死囚投井自杀。据说,右面的高墙里灌装的都是流沙,如果犯人想要挖墙越狱,流沙便会从挖开的小口中源源不断地流来,使其难以挖通围墙。这独特的设计,没说一个弱女子,就是一个壮汉也插翅难飞。


 苏三所以能够和公子团圆,全凭王景隆的一片真情和权力。假若王景隆也像陈士美那样,苏三必死无疑。
 

苏三有幸,传奇般地同王景隆团聚。明代小说家冯梦龙写了《玉堂春落难逢夫》,收入《警世通言》,流传后世;京剧和许多地方戏曲又编为苏三起解、玉堂春等,广为演出。  

洪洞大槐树

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位于山西省洪洞县,是全国以“寻根”和“祭祖”为主题的唯一民祭圣地,


大槐树,又称洪洞大槐树,位于临汾市洪洞县城北二公里的贾村西侧的大槐树寻根祭祖园内,大槐树是移民史实的见证者,也是移民心目中的老家,每年有20余万人前往景区寻根祭祖,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宏伟的建筑,但是不论严寒的冬天,还是酷热的炎夏,寻根的游客络绎不绝,有的赋诗题词,抒发“饮水思源”之情,有的仰望古槐,盘桓眷恋,久久不肯离去。


在中国北方地区,大量的民间家谱、碑文资料有详细记载,地方志等都明确记载了在山西洪洞大槐树下集中移民。至今山东河北、河南等地区仍流传着一句民谣:“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


数百年来这首民谣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祖辈相传,妇幼皆知。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是闻名海内外的明代迁民遗址,是数亿计移民后裔寻根祭祖的圣地。


从明洪武3年至永乐15年,近50年的时间里大槐树下就发生大规模官方移民18次,主要迁往京、冀、豫、鲁、皖、苏等18个省,500多个县市。经过六百年的辗转迁徙,繁衍生息,而今全球凡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大槐树移民的后裔。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早已在炎黄子孙心中深深扎下了认祖归宗之根,被当作“家”,被称为“祖”,被看作“根”。


明朝洪武、永乐年间的大移民,是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有组织,有计划的一次迁徙。这对恢复生产、增加人口、发展经济、开发边疆、民族团结、文化交流等都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迁徙长达50年之久,涉及812个姓氏,由这里迁往各地的移民后裔,数以亿计。


“解手”一词的由来

明朝初年,发生了“燕王扫北”战争,两军会战于山东境内,山东的老百姓可遭了殃,山东人民十之八九死于战乱。血染大地,尸骨遍野,无人掩埋。因战乱引发大疫,使已经所剩无几的人又死去大半,战后城市乡村人烟稀少,土地荒芜,杂草丛生,一片废墟,经济萧条,民不聊生,在那腐败的封建社会里,有谁来关心人民疾苦。当时的地方官员,因无法完成上缴国家的税收任务,纷纷上奏朝廷,朝廷准奏,决定从山西河北向山东大移民。


山西河北的人们早已听说山东地带鬼哭狼嚎,红头苍蝇咬着人便死,谁也不愿意到山东来,朝廷为了尽快顺利的施行移民计划,便使用了“诳山计”,故意散布出谎言说:在山西只有洪洞县,在河北只有枣强县的人不往山东迁移,其他各县的人都往山东迁移,当地老百姓信以为真,为了躲避迁移,纷纷逃往洪洞枣强两县避难,不长时间,洪洞枣强两县人口骤增,朝廷看见时机已到,派重兵把洪洞枣强两县围了个水泄不通,抓捕大批百姓,强行向山东迁移,为了不使迁移途中百姓逃跑,采取了武装押解的办法,像把犯人充军发配一样,因为被押解人员众多,押解士兵不够用,便将几个人用绳子捆住手臂,连成人串,每串由一个士兵押解,被押解的百姓只能扶老携幼,肩挑行李,艰难的缓慢前行。


行走途中,被押解人员需要大小便,只能向押解士兵告急,士兵便说:“行,我给你解开手。”各路押解大队都是这样,时间长了,便用“解手”一词,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又把“大便”演变为“解大手”,把“小便”演变为“解小手”,沿用至今。


折槐枝与供神树

洪洞大槐树祭祖大典在晋、豫、冀、鲁、秦等省民间,不少人都把槐树视为一种吉祥树,过去都喜欢在大门口和十字路口栽植槐树,并把那些古老的槐树视为“神树”,常常在数上钉有“灵应”“保佑”之类的小牌子,并且用红布包裹树干,若树上有鸟巢,更不许孩子去摸。据说这些传统习惯与明代迁民有关,源自明代迁民时的“折槐枝”的传说。


当初,移民们被困了手,官兵刀枪相逼着上路时,不少人纷纷拽住大槐树,就像拉着亲人的手,死死不放。那些官兵用棍棒驱赶不开,便拔出刀剑,砍断人们拽着的槐枝,驱赶移民启程。无情的刀剑把移民跟大槐树分隔开了,但移民们望着槐树,手抓槐枝仍然不愿扔掉,直至移民们被押解着越走越远,故乡的大槐树渐渐望不见了,唯有手中的槐枝,成了人们心目中古大槐树的象征。


到了移民地后,移民们对家乡的恋情,对亲人的思念,就都倾注在这小小的槐枝上了。


为了表示不忘故土和思念家乡亲人,移民们便把从古槐树上折下的槐枝,栽植在新居的院子里,精心浇灌、培育,待到生命力顽强的槐枝,在新土上生根发芽后,移民们眼看着回归无望,渐渐也就安心垦荒耕作,繁衍子孙了。但他们始终把自家院子里的槐树,作为故乡的象征,逢年过节时,不少人还在此树下献上好吃的,烧香焚纸,叩头祭拜。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种做法便沿袭成俗,渐渐又将槐树当做先祖的象征,家里有了什么难事或疾病,人们也习惯对着槐树,祈求先祖保佑,时至今日,这一习俗仍在不少地方沿用着。


左眼视界

拍摄身边平常人讲述生活普通事

或者您身边有不平凡的平常人 不普遍的普通事

欢迎联系提供素材

我来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