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建立在四川的,为何总是被灭,无法入主中原?

史为镜2022-08-21 09:13:58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既然要合,那肯定只有一个能笑到最后,便如刘邦打败项羽而建汉;司马氏削平东吴三家归晋;隋末大乱,李渊登基;唐末五代,由宋一统;朱元璋逐蒙元而成近三百年之基业。

在这些过程中,,在历史中总能留下很多话题,最后却总是被灭。那就是四川,也即蜀地。

为何会如此?

我们从两个方面来说。

,有统一天下的志向吗?

,有统一天下的能力吗?


一、汉末公孙述

王莽灭汉建新朝,公孙述被任命为导江卒正,也就是蜀郡太守。汉光武帝刘秀建武元年四月(25年),他于蜀地称帝,建国号为成家。

公孙述有想过统一天下吗?

大臣荆邯根据当时蜀地以外战争渐平,刘秀军队有意西取之形势,建议,“宜及天下之望未绝,豪杰尚可招诱,急以此时发国内精兵,令田戎据江陵,临江南之会,倚巫山之固,筑垒坚守,传檄吴、楚,长沙以南必随风而靡。令延岑出汉中,定三辅,天水、陇西拱手自服。如此,海内震摇,冀有大利”。

意思是如今天下,到底谁是真命天子还不知道呢,各方豪杰,正在可左可右之时,不如我们精兵尽出,与之一争高低,必能有所成就!

公孙述在召集群臣讨论之后,觉得可以一试,因而“欲悉发北军屯士及山东客兵,使延岑、田戎分出两道,与汉中诸将合兵并势”,出川争雄。

但,“蜀人及其弟光以为不宜空国千里之外,决成败于一举,固争之”。从中可见,不但他弟弟公孙光,就是蜀地的普通人也不愿把儿子们送上战场。最后,公孙述之豪气渐收,终被汉将吴汉所灭,公孙家“尽诛”,全被杀了。


二、东晋十六国时期成汉的李雄

他是氐族人,306年在蜀地称帝,在位近三十年。

他对逐鹿中原有想法吗?

只要看看下面这个故事就知道了。

他问领有秦地的张骏的使臣张淳,“贵主英名盖世,土险兵强,何不自称帝一方”?

张淳说,“寡君以乃祖世济忠良,未能雪天下之耻,解众人之倒悬”,现在心急如焚,饭都吃不下,听得琅邪王司马睿“中兴江东”,将建立齐桓公、晋文公那样的大业,我们有什么资格当皇帝咯!

听完此话,“雄有惭色”,十分羞愧,说,“我乃祖乃父亦是晋臣,往与六郡避难此地,为同盟所推,遂有今日。琅邪若能中兴大晋于中夏,亦当率众辅之”。可见,他内心深处还是属意于晋的。更不可能有入主中原之想法。


三、前蜀王建

王建因有功于唐僖宗而受重用。逃难之时,“僖宗枕建膝寝,既觉,涕泣,解御衣赐之”。

(爱打球的唐僖宗)

后来,宰相韦昭度带后讨伐陈敬瑄,好久没有打下来。王建劝韦昭度,东方诸藩镇,跟长安离得近,您应该回去防范他们才是,此处“蛮夷之国,不足以留公”。

韦昭度任务未完成,不想回去,王建一不作二不休,“遣军士擒昭度亲吏于军门,脔而食之”,吓他,您看,现在士兵没吃的,连人都不放过呀,这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韦昭度只有跑路啊!之后“建即以兵扼 剑门,两川由是阻绝”,割据之心,昭然若揭。

那他在后梁灭唐自立为帝之后,有无与中原王朝争天下之心呢?

武成二年(909)五月,“梁遣光禄卿卢玭来聘,推建为兄,其印文曰‘大梁入蜀之印’”。

宰相张格不爽,说依着当年唐朝的规矩,派到四夷去的使节,才佩带“大唐入某国之印”。现在梁国皇帝既然认您为大哥,“奈何卑我如夷狄?”

王建闻言大怒,下令把使臣杀了。张格劝谏,“此梁有司之过尔,不可以绝两国之欢。”之后蜀国派使臣到梁国去,挂的是“大蜀入梁之印”,从名份上,把吃的亏争了回来!

然从这事,我们可以看出,王建把蜀国当成与梁国并立的国家,而且,听从了宰相不可绝两国之欢的建议,没有兴兵北上,可见,他也没有争锋之意。


四、后蜀孟昶

明德元年,孟知祥建立后蜀,一年之后,儿子孟昶即位,在位31年。965年,宋军在66天之内即把孟昶打得投降。

然,在位之时,孟昶趁“契丹灭晋,汉高祖起于太原,中国多故,雄武军节度使何建以秦、成、阶三州附于蜀,昶因遣孙汉韶攻下凤州,于是悉有王衍故地。汉将赵思绾据永兴、王景崇据凤翔反,皆送款于昶。昶遣张虔钊出大散关,何建出陇右,李廷珪出子午谷,以应思绾”,派兵攻城略地,颇为打出四川去,统一全天下之意。虽然他母亲劝他不要如此莽撞,可他“志欲窥关中甚锐”,野心不小。

宋朝建立之后,他“遣大程官孙遇以蜡丸书间行东汉,约出兵以挠中国”,想先发制人,至少能保割据一方,却也因此让赵皇帝大怒,出兵打来,终归成梦。

朋友们若有毅力读至此处,当会觉得,你没讲蜀汉啊,!

不错,诸葛亮毕生之志,即在北取中原,中兴汉室……但这些事,朋友们都太熟了,我们不就再此赘述。

前面所言的,分析的是建政四川的皇帝们有无统一天下之心。他们有的有,有的没有,但无一例外的,在他们治下,当地都比较安宁、富足,吸引很多文人墨客,使得经济文化发达。

但毕竟,以中国之大,川蜀仍只是一隅之地。无论从人口、财富,都无法与已统一中原的王朝相比;地势虽险要,也并非真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兼之蜀地诸皇,开国者确实雄才大略,礼贤下士,但继任者,多多少少,都有各种问题,国力下行,乃是必然。

何况,富庶之地,民不愿刀兵,没有长期抵抗的基础。

花蕊夫人诗云,“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孟昶降宋,以一家一姓之耻辱,免蜀地战火连绵,民人少死。若螳臂当车,最终伏尸百万,流血漂橹,花蕊夫人出了宫殿,站在城头,见此情景,会否两股战战,肉跳心惊呢?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史为镜(时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