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韦钦国:那一夜,我差点冻僵 | 故乡见闻征文

原乡传媒2022-06-19 06:06:34

那一夜,我差点冻僵


韦钦国

1996年的腊月二十八下午,我接到山西朔州市平鲁区(当时叫平鲁镇)客户电话,说机器出了问题不能正常使用,要求当天过去维修,同事都回山东老家过年了,就留下我这个刚上班的新人在大同办事处值班,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去。但客户说手头压了很多活,干不完的话连年也过不好,让无论如何要过去修理一下,我只好从大同去了平鲁。


大同距平鲁大约150公里,但不通火车,只能坐汽车先到朔州后再想办法去平鲁。春运买不到到去朔州的火车票,也为了早点赶回来,二十九那天一早我就坐中巴车出发了,司机想多拉些人,车就走走停停,加之路上有积雪,中午12点才到朔州。我没有找到去平鲁镇的小客车,加上此前没有去过平鲁,不知道方向,只能踩着积雪边问边走。好不容易在路边遇到一个好心的大爷,他告诉我朔州县城离平鲁还有二三十公里,(踏雪步行)走到天黑也到不了,得搭个顺路车才行。话好说可车难找——朔州县城本来就小,加之到了年二十九,路上车少人稀,直到下午两点多我才在路边拦住了一辆运煤的货车。


等为客户修好机器就到了下午四点多了,冬天天短夜长,此时天开始暗下来,我又冷又饿,听着周围噼噼叭叭的鞭炮声,真的想家了,心情很糟。正在我整理工具准备离开的时候,老板娘让食堂给下了一碗热腾腾的方便面,里面还有一个荷包蛋——当时我压根没打算吃饭,就想着如何早点回到大同。老板娘看出了我的心思,叹了一口气说:“孩子,吃吧,我孩子差不多和你一般大小,今年也不回来,也是头一次在外头过年,还不知道能不能吃上碗热乎饺子呢。”一听这话,我的眼泪哗地就流下来了,有委屈,有理解,有感动,和着泪水吃完了这碗方便面。


吃完方便面我就到路边等过路的车,但直到傍晚都没有等到,无奈之下我又返回客户那里说明情况,男主人想办法从矿上找了一个去张家口送煤的顺路车,请司机帮忙把我捎到大约30公里外的神头火车站:那里有一趟晚上从太原去大同的慢车。神头火车站很小,在四面漏风的候车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北风卷着雪花吹得窗扇咣当咣当的挺吓人,我只好通过不停地走动来取暖。


好不容易挨到夜里11点多,售票员开了售票窗口吆喝:“有人买票吗,没人关门了!”我赶紧答应“有,有,去大同。”售票员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自言自语地说,“大过年的,还不回家?”等上车时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神头一电厂、二电厂生活区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由于那年没有年三十,这样我就在异乡的火车站一个人迎来了春节。由于是慢车,当日又是除夕,乘客不多,车厢密封不好,车上温度和候车室的温度差不多,开动后那风从缝隙中刺进来更显得寒冷。当火车凌晨5点到大同站时,我基本被冻僵了,在售票厅缓了好长时间再暖和过来。 


在行成这篇文章之前,我没有向别人讲过这段经历,也没有后悔过冒雪出行的这次决定,每年的春节我都会想到这个故事,寒冷又温暖,辛酸又真情。也许正因为有了这次难得的经历,以及其间感受到的温暖,在前行的路上便不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