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山西小巷,隐藏于繁华深处的幽寂

孝通天下2022-08-21 16:32:15


近期热点:瓦上四季,檐下百态


隐于历史建筑之间的小巷是幽寂的。

你可以忘记在村庄生活了多少年,但是,你忘不了小巷。小巷的魅力在于其切割了村庄的空间层次。灰黄墙壁夹出的一路青苔,漏出的一枝绿树,一举睫、一闭目之间是寂寞的,总觉得身后拖拽着明明灭灭的故事,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所有都扎根在了记忆里,并将成为永不重复的往事。


█ 端氏镇古街巷


如今的巷子只是排房之间的过道,像侏儒的腿一样短。

巷子是家宅之间的路,家宅是当时人们最重要的财产。大规模的宅院是有钱人彰显身份的方式,越有钱的人巷子越幽深。

█ 窦庄街巷


村庄的过渡空间在完成高度变化的同时,也完成了使用功能与私密程度的过渡,更完成了院落生活与街巷生活的相互渗透。如果拿杨盖儿《交往与空间》所论述的标准来评判,巷子是有活力的完美街巷。多少年之后我才知道,有钱人喜欢建造串院,三合院,四合院,所有的方向上都有建筑围合,屋后通往别院的路就叫巷子。那些巷子大都是由各个院落退让形成的道路,随村庄生长而自然形成。巷子也是院落与院落之间内部的道路,有时候巷子里会放一根长木头,许多人走过会知道这根木头是谁家的,长在什么地方,或延伸到那家人更有意思的生活情景。孩子们会在那根木头上望着巷子口,是否自己的大人会出现在那里。

█ 武安村的古街巷与毁坏的石牌坊


旧时代的巷子在晚夕中常常拽着怕,有一种情景在身后,一滴水一束阳光全都在巷子的尽头。黄昏眼乱的时候,有人扛着一捆草走过,草擦着巷子的墙,孩子们便开始进入想象:有一个白衣女人,她的名字叫:鬼。女鬼走过,裙裾擦着地面,人是听不到她的声音,当听到声音时,看不见她的影。就这样,黄昏的巷子是一段没有人敢走的路。有些传说都在王姓家族那棵老槐下开讲,月明在槐树的枝梢间,月明走开的时候,似乎身后的那条巷子永远都不再有人走过。

█ 郭峪村的街巷

人喜欢在河流的避风处居住。河流不会留下人的脚印。多少年自然界万千气象都是河流生出的。记忆是孤独的。当村庄将一个人带回从前,更多的时候是巷子里走动的图画。


█ 碛口的街巷


麻雀飞离树梢,墙头上两只猫望着叶片一样飞走的麻雀心怀难过,而它们爪子下的村庄的繁华,是巷子连成的。那些自然街巷和非规划街巷是走向外部的道路,共同构成方格网式的道路系统,连接各个院落,在院落之间进行交通疏导。巷子是女人的生活场所,你可以去交往,去拜神,巷子的长度是你满足的长度。巷子的自发性和控制性相互统一、融合的过程中有男人的规约。那些自发性都是先于控制性的。自发性大体是指在村落整体格局形成的过程中,道路不作为主体目标进行规划和建造。这种自发性的过程是明显区别于现代化规划过程的。控制性则指道路经过微观的调整,包括路面铺装、人们在修建房屋时有意识地与邻居房屋退让、房屋建成后为保证道路的使用相应地调整和改造等。男人一直企图改变这个世界,他的改变从内部开始,因此,街巷最初都该叫宅内路。


█ 砥洎城中幽深的巷道


水街的灵气源于自然的河流形态,水街的端庄来自两旁沧桑的历史建筑。当地有人喊它“巷道”。水街的空间特质独特,从形态上看,称水街为“庄河”似乎更恰当。它的魅力源于再现了村民的真实生活。村民在水道里取水、洗涤,在平台上聊天、吃饭;大人们相互调侃,孩子们奔跑嬉戏。假如没有预设,这些活动似乎更适合发生在巷子里。

█ 上庄村河街,上庄是嘉靖二十三年进士、,现在已被开为天官王府旅游区


█ 上庄河街与水井


在村庄,人们没有街道的概念,除了巷子,就是山沟、河道。村落中大多数建筑沿河道修建,也成了村庄的轴线。水街是自然形成的,因此,它没有中国传统中轴线的形式,当然也不具备中轴线的意义。

█ 周村的街道和古桥


成长是一条无比艰辛和充满未知的道路,成长又是很愉悦,总有快乐会在明天发生,成长是要有代价的;同时,成长也对你宣布,就在此刻,生活和历史开始了并且结束了,你什么都没有觉得,连体验都谈不上。人在欲望、在诱惑、在无形的逼迫、在生存原则和价值观的熏陶中慢慢变得功利化、现实化,然而,经过时间的沉淀酿就的洇了黄的旧时代,我们再也拽不回它曾经的绝代风华了。


声明

本文摘自《太原道》,作者:葛水平,由孝通策划部整理排版,若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客服微信号:18035804263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