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他的出现夺走了所有爱我的人,可是我爱他。

树洞果2022-08-20 06:39:58

我们家兄妹三。

大哥和未来大嫂快结婚了。

想起来二哥和二嫂结婚后,小侄子的诞生,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突然有一阵恐慌。

 

他叫毛豆,到今年10月份就5岁了。

从他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了全家的宠儿。

这里的全家指的是我哥我嫂我爸我妈。

 

我曾经嫉妒他。


毛豆的出现,让我不再是父母最爱的那一个,让我不再是最受宠爱的那一个,让我更加感觉不到来自父母的关怀,让我在父母面前从一个小孩一下子变成了大人。


让本就不善撒娇的我,连撒娇的理由都没了。

只要他哭,所有的错就都是我。

就是这么一个小破孩,我曾经那么不喜欢他。

 

因为曾经有那么一些不开心的小事。

 

读大学的时候,寝室住的是三个南方姑娘。


她们和父母的关系是朋友,每天和父母一个电话,每周回一趟家,电话里经常听到她们和父母撒娇。


我总是很骄傲的和别人说,我们家重女轻男,我们家女孩子少,我是家里第一个长女。

后来这种话成了完全的自欺欺人。


我知道父母是爱我的。

从八大姨七大姑聊起我小时候的事情我就知道是爱我的,尤其是我爸,据说是对我百依百顺。虽然我真的没什么印象了,我记忆力特别差,有时候会选择性的遗忘一些事情,我能记得是从我读大学后,每天一次的电话变成了每周一次,后来变成了一周一次的视频。


其实,这倒也不是父母的问题,我太早在外面读书,习惯一个人,也习惯放养的生活状态。


直到后来,小侄子出生了。

还是一周一次的视频。

只是,视频的时间越来越短,从不会问我的近况,只是让一个不会说话的小侄子在视频里咿咿呀呀的喊着姑姑。

我想,那时候的我,是不喜欢这小孩子的。

他凭什么占据我父母的时间呢?


就像他不理解他奶奶是我妈那样,那时候的我我也不理解凭什么我妈是他奶奶?

 

父母喊我小名的时候,无数次喊成了毛豆和豆豆。

我一度觉得,他们是不是忘记我叫什么名字了。

对,所以那时候我才会不开心。

 

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正逢亲戚家孩子结婚,家长们都聚集在一个屋子里。


我和大哥从太原赶回老家,一进屋子就看到小侄子,一年不见,他更帅气了。我想表达善意,上前抱抱他,他握着我的手,怯生生地然后下嘴咬了下去。


是直接留下牙印,被痛哭的那种咬。

小孩子是不懂轻重的。

我无奈,还是不喜欢他。

你这小破孩,凭什么咬了我,我还不能哭,还得看你哭呢?

 

父母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提过,毛豆,你知道你出生后,我们把本来给你姑姑的爱都给了你。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小时候听到的隔壁家孩子怎么好怎么好的样子,就是让人莫名讨厌。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呢。


他只懂得我妈是他奶奶,却不知道那也是我妈。

他不允许我碰他的玩具和零食,也不允许我碰我妈。


都说小孩子是自私的,那时候的我也是自私的,我不能接受本来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夺走。


有这样的想法,很幼稚吧。


可是,这是事实。

你曾被父母哥哥们宠着,然后这世界上多了个会哭的小娃娃,然后他们就连你的乳名都忘了,他们过年的时候只会给小孩的枕头下面放各种好玩好吃的东西哎,却会忘记你。说不计较都是假的。


小孩自私,那时候,大概我也是一个啥破事儿都不懂的小孩。

 

后来,有一年过年大年三十的时候,我和小侄子玩耍,就像老鹰捉小鸡的那种游戏,我抓着他的手臂不放手,他围着我转,哇一声突然哭了,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妈我爸我哥我嫂子都围了过来,小孩子哪受得了这种痛,可怜的小娃话都不能说只是哭。


那一瞬,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真是吃过的一顿最不安生的年夜饭。

我妈忍着没说我不懂事,不知轻重。

我爸也忍着没说。

来家里吃饭的长辈们也都安慰我说没事,再不行就去医院给小娃看看。


可是我自责啊,我忐忑不安,不知如何是好,本是出于好意,谁知会犯下这样的错误呢。


我哥终于没忍住,说,这么大个人了,你和小孩子计较什么。

哎,终究,终究。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也终于知道,固然他的出现拿走了属于我的一部分爱,可是我对他也衍生了爱意,这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我除却自责之外更多的是担心和心疼,那时候,我才知道,父母的爱给他算什么,我,不也是无条件爱着他么?

 

幸运地是,小侄子哭闹一阵倒也没事了。

万幸,不然,我这一生大概都得背负着内心的煎熬。

 

我怎么能要求一个才会说话走路踉踉跄跄的小孩子和我站在同样的高度对话呢?


我用什么去和他解释其实他奶奶也是我妈他爷爷也是我爸呢?


我用什么和他解释我奥特曼和熊大熊二不是一个世界打不起来的?


我凭什么说他搭起来的积木丑爆了,明明我自己的也是!


能化解自我内心矛盾的只能是,我,更好的去爱他。

 

想起来有一次他睡着了,我偷偷的趴在他旁边,小小的手,小小的脚丫子,呼吸的时候嘴巴还会动一动,眼睫毛睡着了还是会眨眨,像个小布娃娃一样,超级可爱。

我小心翼翼的捏捏他的脸摸摸他的脚丫子,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


他大概是被我欺负的突然醒了,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翻个身就过来抱我,我受宠若惊,还呆住没反应过来,他就喊了一声‘妈妈’,在一看不是妈妈,立马变哭脸。


我在一旁又开心又气人。

心里爱意泛滥,这小家伙。

 

我再也不计较,父母爱谁更多一点的事情。


因为我也爱他,无条件的。

他信任我的时候,可以和我讲熊大熊二光头强。

他讨厌我的时候,会把我拼的积木一巴掌给拍散了。


可是,这才是小孩啊,他们的开心不开心都写在脸上表达在行为上,从不伪装,哪怕会因为一些行为受到父母的惩罚。

哪像,我们这些做了多年大人的假孩子,再无童心。


我唯一庆幸的是,

因为他,

我学会了如何去平衡自己的嫉妒,

如何去不计得失的去爱一个人,

一个小孩,

如何更好的保护自己的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