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步行串联日记 1966年11月21日 步行串联第三天 翻越甘钦山 到达岢岚城

百年梦圆2020-07-13 15:23:18

新朋友点击上面的蓝字“百年梦圆”可关注,并可查看已发文章。


编号:2016-16



前言:1966年11月19日,我们作为当年入学的初一新生被批准成为年龄最小的红卫兵(我当年只有12岁更是年龄最小的几个同学之一),为了响应党中央为国家节省经费的号召,学习红军长征精神,磨练自己的意志,踏上了步行大串联的征程,到今年正好50周年。50年前,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从初中到大学的学生几乎都毫无例外地参加了那场史无前例的大串联(只有初一新生中有极少数同学由于体力和意志等方面的原因没有参加)。50年后,我们追忆当年的串联日记,重走当年的串联之路,给大家展现当年大串联的真实心路历程和历史情景再现,既是对那段豪情满怀时代的怀念,更是对那段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的纪念。



步行串联日记

196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步行串联第三天 翻越甘钦山 到达岢岚城

文/王振明


早晨起来,吃完饭后,照例整队出发。


才走了两里地,就到了甘钦山脚下的甘钦村。这个村子总共只有十几户人家,如果我们来是住不下的,但有另一支人数较少的串联队伍昨晚住到了这里。大同学们说,昨天因为甘钦村和马家河中学都住不下了,还有另外一支串联队伍住在了离甘钦山更远的西豹峪村,到岢岚,显然是要多绕路了。这样一对比,小同学们觉得还是我们的领队精明得多,没让我们走冤枉路,心中便有了一些窃喜。


大同学们说,要爬甘钦山了,山很高,上山八里,下山也是八里,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我们说,那有什么呀?我们都学过陆定一写的《老山界》一课,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山老山界,是上山三十里,下山十五里,甘钦山可远没有老山界那么高,我们就当做是我们长征串联翻越的第一座大山老山界吧!


于是大家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地迈向山顶,走了多一半,就赶上了比我们提前出发的另外两支串连的队伍。


三支队伍红旗招展,首尾相连蜿蜒不断地向山顶爬去。甘钦山道路两旁的皑皑白雪中,到处都伸展出挂满了红色醋溜溜的灌木丛,在白雪和湛蓝色的天空映衬下格外的醒目,天是那样的蓝,雪是那样的白,果是那样的红,真是色彩艳丽美到极致,而漫山遍野的醋溜溜正好像精心打扮后在张开红色的笑脸欢迎我们一般。一阵清凉的冷风吹过,有大同学顺手折下几枝,大家一边走一边品尝着,心情是格外的好。


快到山顶时,有人往山下一指,说,快看,山底下的路上也有两支串联的队伍,打着红旗在向另一个方向前进!大家顿时觉得,这漫山遍野都是打着红旗长征串联的红卫兵队伍,真是像当年红军长征的壮观场面啊,情绪立刻高昂起来。有同学提议,那我们一边行军,一边赛歌吧!看看哪支队伍更有气势!


于是,由我们这支队伍带头,《红军不怕远征难》《解放军进行曲》《下定决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等等高亢激昂的进行曲革命歌曲在各个串联队伍中此起彼伏地响起,一直跟随着红旗到达了甘钦山顶。


从甘钦山顶往下,真是一路下坡,虽然记得老年人提醒我们说,下坡不可太紧赶,否则遄了腿会腿疼的忠告,但背着背包,还是觉得好像背后有人推着似的直往前遄。


到了山底下,又看到村庄了,先后经过了后会、圪坨、上川坪、梨元坪、马铺塔等村子,大家说这岢岚的地名简直和保德一模一样,保德有个下川坪,没想到上川坪跑到了这里。


已经是下午了,四个多小时已经走了43里地,到了高家会,大同学说离岢岚只有20里了,本来已经疲惫的身躯,立刻又来了精神。


从高家会到岢岚,真是一马平川,走出不多远,远远地就可以望见岢岚的城楼了。奇怪的是,这么平整的地方,却少有村庄,一直走到了五里水,距离岢岚只有五里路了,才有了村庄。


穿过了岢岚县城的城门洞,终于到了岢岚县城,全天走了七八个小时,行程63里,没有吃饭,腿是早就开始疼起来了,真是又累又饿又疼。找到了县政府招待所,统一安排入住,眼前不禁一亮,啊,这里住的是平房,不是我们在保德住的和一路走来住的窑洞了!立刻又有了新鲜的感觉,精神又马上附体了。哈哈!


入住后,安排吃饭,招待所给大家吃的是莜面拨乱子,管饱。一天没吃饭了,早就饥肠辘辘,在保德中学我们还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的饭,大家真是一顿猛吃。同学们都说这是有生以来吃得最香的一次饭了。


吃饭中领队宣布,明天我们不走了,在岢岚休整,等比我们晚一天出发另一批串联的同学到达汇合后,一起向太原出发。大家立刻发出欢呼的声音,禁不住长舒了一口疲累的倦气。


岢岚的气温已经非常低了,上厕所尿出的尿很快便变成了冰。但房间里的暖炕却烧得非常的热。因为明天不走了,大家都懈怠了下来,钻到自带的被窝里,十分放松地憨憨地进入了梦乡。


后记:

2016年11月19日,我们几位同学再次翻越了甘钦山,今年的冬天还没有下雪,就是山上也一点儿不冷。原先挂满红色果实的醋溜溜灌木丛,因为岢岚县已经办起了醋溜溜饮料加工厂,所以果实早已被采摘一空,甘钦山上是既无白色,也无红色,只剩下在风中摇弋的没有了果实的醋溜溜灌木丛那沉沉的苍色和天边淡淡的蓝色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和曾经翻越的第一座大山甘钦山照了一张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