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丧的时候,你需要的不是鸡血,而是段子段子段子段子!

建筑电气人2018-06-22 03:40:19

一篇旧文。



上周六是班里第一次讲直流,我去跟课,十字老师刚讲了十来分钟,他家的网断了,网络课堂的音频和视频信号都跑到爪哇国里去了。

一开始,连我也误以为是他家停电了,授课群里自然也是一阵骚乱,各种喧嚣、各种调戏十字:

老师家有柴发的别担心(咱先不说他买不买得起、家里能不能摆的开,柴发是咱注电人才明白的梗,我懂我骄傲)
老师家自备电源(很好,自备电源的概念上又比楼上的柴发扩展了不少)
来来来,直流UPS(你家电脑改直流输入了?)
算下得多少个电池(阀控式密闭铅酸蓄电池我算你单体2V一个,要多少节,下课前你算明白没?)
柴发有啥用,网坏了!(这儿还有清醒的,一针见血找准了问题核心)
火柴都不一定有。。。。(这话我信,他十年前抽烟就改用打火机了)
切到邻居家的母线上(你猜,十字和隔壁老王家的母线之间,是不是还有联络开关?)
应景式教学(可惜,不是真的停电了,不然就太应景了)

我不禁在想,要是讲继保的时候十字家里跳闸、讲照明时家爆灯(当然,不是非诚勿扰那种)、讲防雷时正好赶上南方的短时大风雷雨天气。。。。

那。。。。

我们每晚的学习TMD该有多欢乐啊!

今天想稍微聊点轻松的话题,就是怎样在苦逼的复习过程中舒缓自己的情绪。

我的建议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尝试着做个幽默的人,即便是你成不了段子手,也要尽可能学着给自己讲讲笑话;你说你高冷,笑点高,那么你一定要逼自己时不时地咧一咧嘴角,摆个笑模样出来。

这个观点我提了很久了,还曾经写过一篇题为入了勘察设计的门,得逼自己笑出来”的推送放在自己的专栏里。

之所以推崇幽默,是因为我认为:幽默,是人与人沟通交流的化学反应中,最好的催化剂,没有之一。

而且,幽默不光能抚慰你复习中积累的大量焦躁,等你考过了注电,它还会源源不断地在你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发挥积极作用。

讲两个人:

第一个是黄渤。我是很喜欢这个演员的,之前的推送里也反复提到过。黄渤的说话之道,《康熙来了》怼死小S,金马奖典礼力压蔡康永,《极限挑战》里寥寥几句祝福让林志玲梨花带雨,网路上有大量的视频资源,你们可能都看到过了,没看过的也不难百度。

(老子看了想打人系列图之一)

(老子看了想打人系列图之二)

(老子看了想打人系列图之三)

前些日子,黄渤去了中南海,和总理对话,建言献策。(视频放在文末)

总理:你的稿子我已经看过了,你不用念稿子,就讲你最想说的。

黄渤:嗯,行!我不念稿子。背台词这个也是我们的专业。

总理:我希望你下面跟我讲的不是‘背台词’啊,你有话就直说!

…………

总理:电影确实很重要,我看过你演的这个《泰囧》,大量的游客到他们那儿来旅游啦!后来泰国没给你什么奖励吧?

黄渤:没有,后来去了以后突然费用一下高了很多


我是真心服的。

初临庙堂,和位高权重的人对话,还想幽默一把,这个分寸难拿捏!

不能讲荤段子吧?不能讲屎尿屁哏吧?(郭德纲小剧场演出,讲个于老师喝尿就能当正活使,下头照样哄堂大笑,你搁中南海试试?或者,你改听听这老哥俩那年央视春晚使的活,对比看看?)

不能拿身边的人、更不能拿台上的大人物砸挂吧?

幽这一默,还得跟会议的主题主线契合吧?

得接得住台上人递过来的话头,还得把包袱抖响了吧?

还不能把笑话讲的太冷,要是会场上一个人都不笑,你哭不哭?

我就问你,难不难??

如果换做是我,我多半会藏拙。既然没那个金刚钻,不如闭嘴,否则玩砸了更难看。

不服不行。

黄老师这是阅尽千帆、吃过苦受过罪,也见识过世间繁华,才修得的百年道行,基础功底还得扎实,还得属于是天资卓越那种的。

第二个人,想说说金庸。老人家今年94岁高龄了。我也算读破了金大侠这十五卷的人(惭愧,他在香港办报纸那些年写的杂文之类,我尚未一一拜读),当然,和大家一样,我大多数也看的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看的是桃花影落、碧海潮生的精彩。但我想说的是,古往今来善文者,多半都有做段子手的潜质,金大侠也不例外。他老人家写起段子来,那么对不起,现如今大多数所谓的综艺咖,都被秒成战斗力只有五的渣。

我最爱的两个段子,分别是金大侠苦心编纂的乾隆嫖妓”和“韦小宝写字”,百看不厌。

“嫖妓”一章有些长,我略作节选,想一探究竟的的小伙伴们请自行翻阅《书剑恩仇录》浏览全文:

皇帝在房里兴高采烈的喝酒听曲,白振等人在外面却忙得不亦乐乎。这时革职留任、戴罪图功的浙江水陆提督李可秀统率兵丁赶到,将巷子团团围住,他手下的总兵、副将、参将、游击,把巷子每一家人家搜了个遍,就只剩下玉如意这堂子没抄。白振带领了侍卫在屋顶巡逻,四周弓箭手、铁甲军围得密密层层。古往今来,嫖院之人何止千万,却要算乾隆这次嫖得最为规模宏大,当真是好威风,好煞气,于日后“十全武功”,不遑多让焉。后人有“西江月”一首为证,词曰:铁甲层层密布,刀枪闪闪生光,忠心赤胆保君皇,护主平安上炕。湖上选歌征色,帐中抱月眠香。刺嫖二客有谁防?屋顶金钩铁掌。

(说来话长,少秋老师和雅芝老师竟是我的电视剧启蒙)

“韦小宝写字”一节,是这样的:伯爵大人从不执笔写字,那亲随心中纳罕,脸上钦佩,当下抖擞精神,在一方王羲之当年所用的蟠龙紫石古砚中加上清水,取过一锭褚遂良用剩的唐朝松烟香墨,安腕运指,屏息凝气,磨了一砚浓墨,再从笔筒中取出一枝赵孟頫定造的湖州银镶斑竹极品羊毫笔,铺开了一张宋徽宗敕制的金花玉版笺,点起了一炉卫夫人写字时所焚的龙脑温麝香,恭候伯爵大人挥毫。这架子摆将出来,有分教:钟王欧褚颜柳赵,皆惭不及韦小宝。韦小宝掌成虎爪之形,指运擒拿之力,一把抓起笔杆,饱饱的蘸上了墨,忽地拍的一声轻响,一大滴墨汁从笔尖上掉将下来,落在纸上,登时将一张金花玉版笺玷污了。那亲随心想:“原来伯爵大人不是写字,是要学梁楷泼墨作画。”却见他在墨点左侧一笔直下,画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树干,又在树干左侧轻轻一点,既似北宗李思训的斧劈皴,又似南宗王摩洁的披麻皴,实集南北二宗之所长。这亲随常在书房伺候,肚子里倒也有几两墨水,正赞叹间,忽听伯爵大人言道:“我这个‘小’字,写得好不好?”

对不起,我得缓一会儿,写到这儿,老朽我又一次笑得肚子疼。。。。

各位看官,我并不是要让各位以黄老师和金大侠为目标,成为段子手里的独孤求败,他们那样的人,不定几十年、上百年才出一个,非我等所能模仿,只能膜拜。

但我们做兼职段子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拯救自己注电考试复习过程中的不开心,所以,我们也不用妄自菲薄。

而且,这期推送一开始提到那几位学员,说十字老师家里有柴发的、说让他把电源切到邻居家母线上去的,我能说你们的幽默水准已经相当相当相当高了吗?

高就高在,你们能理论联系实际,从学习中的点滴出发。这就是我想让你们拥有的。

如果下次他家真的停电了。。。。

那么,请再次开始你们的表演!


黄渤老师和总理互动的视频放在文末,1分20多秒。





往期回看(部分):

0.那个每天偷我能量的人,你到底是有多闲?

1.谁不想做个注电考场上的库里

2.你最爱的超级英雄是谁?

3.今时今日还在学习的每一个人,都是英雄

4.当一个中年油腻男人为你翩翩起舞

5.一是别嫌自己难看,二是成名不怕晚

6.这黑灯瞎火的勘察设计圈,我们该如何对赌人生?

7.想骂人吗?当面张不开嘴的话,背后也别吭声

8.牛成啥样的电气人可以不鸟注考?

9.做个注册无脑工程师,你以为就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