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亥时夜读•太原简史•汉太原郡》之 “ 太原归了韩国”

城镇观察2022-05-11 06:54:26

 

时间来到汉朝,得先讲一下秦的灭亡时间。

秦灭于公元前207年。

《史记·高祖本纪》中说:汉元年十月,沛公兵遂先诸侯至霸上。秦王子婴素车白马,系颈以组,封皇帝玺符节,降轵道旁……”

子婴降刘邦,这是秦灭的标志事件。

为什么要讲公元前207年这个时间呢?因为还有很多人认为秦灭于公元前206年。

这不是标志事件认定不一致的原因,而是历法计算方法的问题。

在古代,有古六历的说法。

古六历是指春秋战国和秦朝制定的黄帝、颛顼(zhuanxu)、夏、殷、周、鲁六种历法。

这六种历法计算每一年第一天的日子是不一样的。黄帝、周、鲁三种为岁首,即以包含冬至的那个月份,相当今天实用的十一月为岁首;以丑为岁首;夏历以寅为岁首,即以冬至所有在月之后的两个月,相当于夏历正月为岁首;颛顼历以亥为岁首,即冬至所在月之前的一个月,相当于夏历十月为岁首。

而秦朝和汉武帝之前,采用的是颛顼历。就是以十月为岁首,所以很多人把高祖元年全归于夏历乙未年,进而把夏历乙未年等同于公元前206年,其实这一月份应相当于夏历甲午年十月,就是公元前20711月。 

后来,汉武帝在公元前104年颁布了《太初历》,正式把订于历法,明确了二十四节气的天文位置,把夏历的正月改为岁首,所以今天农历新年第一天仍是正月初一。

秦末时,军队战力已经不如横扫六国的时候。一方面是经济困境和对农民的剥削使之组织不起“战时兵、闲时农”的大规模非常备军,另一方面是常备军中的岭南部队选择中立,北方边防部队被项羽打败,临时新军也屡战屡败,还有一部分随着子婴投降了刘邦。

楚汉战争结束的公元前202年,刘邦称帝。

在体制上,刘邦实行诸侯与郡县并行制。一方面承袭了秦朝的二十等爵制度,另一方面又增加了王爵制度。因为汉初八大异姓王死后,王爵只有皇族才能得到,所以也是含金量最高的。后来,其他爵位因为买卖、打压、从属人员配置变革等诸多原因,虽然也叫诸侯分封,但已经没什么太多特殊之处了。

对于太原这个地方,刘邦在公元前201年,把太原郡31个县封为韩国,立韩信为韩王。这个韩信不是受“胯下之辱”的淮阴韩信,而是原来战国时韩襄王的一个庶孙(非正妻所生),也叫做韩信的人。刘邦争夺天下的时候,就是看中了他的特殊身份,虽然没有太大战功,但为了夺取、管理原来的韩国地界,也把他封为异姓王韩王。

其实,韩信是先被分封到中原腹地河南的,可能刘邦觉着不放心,就又以抗击匈奴为名把韩王信改封到太原郡。

所以此时太原这地方就归了韩国管理,国王是韩信,为了和另一个韩信区别区别,把他叫做韩王信。

韩王信都城在晋阳,后来给刘邦上书说:“国被边,匈奴数入,晋阳去塞远”。

就是说太原这地方打匈奴有点远,不如靠近前线,把都城搬到马邑,就是现在的朔州,刘邦很高兴的答应了。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匈奴可不是好对付的。

后来刘邦御驾亲征尚有白登之围,何况一个小小的韩国。

匈奴单于冒顿不但收服了其他少数民族,而且将秦朝蒙恬所夺之地尽行收复,拥有了南至河套一带,北至贝加尔湖的广大地域。

因此匈奴来打马邑时,韩王信一边向刘邦求救,一边和匈奴议和。为什么议和呢?也许是韩王信脚踩两只船,也许是缓兵之计。

但问题是皇帝议和是高明,臣属议和就是无能和二心了。

刘邦派兵支援马邑后,还带来书信一封:“专死不勇,专生不任。寇攻马邑,君王力不足以坚守乎?安危存亡之地,此二者朕所以责于君王。”

这下韩王信真怕了,八大异姓王中,燕王臧荼被杀,楚王韩信被夺去王爵,也许下一个皇帝就会收拾自己啊,坐以待毙不如反了算了。

可见领导很不好当,恩威并施说来容易做来难,尺度稍有不慎便子落错处。

韩王信投降匈奴后,掉头南下,直取晋阳,晋阳守军估计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总不会想到自己的国王也叛变了,晋阳轻而易举的沦陷。晋阳西可取关中,南可入中原,对西汉构成重大威胁。

刘邦很生气,亲率30万大军讨伐,夺回晋阳,随后大军北上,就发生了著名的“白登之围”。

白登山(马铺山)刘邦如何脱困,至今仍是千古谜案,太史公说:“其(陈平)计秘,世莫得闻”。

公元前196年,韩王信最终没有躲过刘邦追杀,死于西汉大将柴武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