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史海沟沉]贺龙元帅两次接见的郧西人:但茂余

秦楚文化传播2018-05-31 20:31:11


     飘扬的八一军旗上永远铭刻着这样一支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这支英雄的铁道工程部队为我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铁路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今年74岁,出生于郧西城关镇的但茂余,曾经就是一名铁道兵战士。他不畏艰难,一腔热血,无私忘我,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铁道兵战士,取得了众多荣誉,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部队服役时的但茂余。

但茂余将珍贵的老照片放大挂在自己的房间。

飘扬的八一军旗上永远铭刻着这样一支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这支英雄的铁道工程部队为我国人民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铁路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今年74岁,出生于郧西城关镇的但茂余,曾经就是一名铁道兵战士。他不畏艰难,一腔热血,无私忘我,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铁道兵战士,取得了众多荣誉,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参军入伍,我用力用心表现优秀

74年前,我出生在郧西县城关镇,当时家里很贫穷,兄弟姐妹又多,没有学上,十多岁就在生产队干活。

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很不好,经常挨饿,但我天生力气很大,浑身是劲,挑几百斤的东西不在话下。虽然没读过啥书,但我组织能力还算不错,干活又勤快,14岁就当上了生产队长,这在我们全县都很少有。

16岁时,我报名参军,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的一名战士,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正确的选择。

部队在山东泰安,虽是铁道兵,但同其他部队一样,开始就是几个月的军事训练,队列、战术、射击一样都不能少。我不仅训练刻苦,且善于总结经验,掌握技巧,最后军事考核我各项科目都是优秀,五六百名新兵中我是唯一一个获得嘉奖的。

几个月后,我们下到老连队。我们铁道兵,除了军事训练、政治教育外,更多的是干力气活,架桥、铺铁路都需要石料,下连后的几个月整天都在砸石头。

从山上开采的巨型花岗石,要用铁锤砸成标准的长方体石块,用于砌铁路桥墩。砸石头别看是个力气活,没有技巧照样不行。一开始,战士们都是抢起大锤一点点敲出长条状,一人一天只能打一个,我在砸的过程中慢慢总结,先用小铁凿子一点点敲出小眼,敲成一条线,然后用大锤使劲一敲,一劈两块,又直又快,就这简单的一招,立马在全营推广。

用力,用心。干好铁道兵不仅要肯用劲,还要勤动脑。凭着这两点,工作中,别人不能办到的我能办到,别人能办到的,我办得又快又好。后来,我的许多经验在部队推广。

筑路架桥,我不怕艰险屡立战功

 

但茂余荣获的二等功证书。

新兵连6个月后,我当上了副班长,第二年当班长,第三年担任副排长。

1962年3月,我义务兵服役期满。当时部队对表现优秀的战士有超期服役的政策,领导找我谈话,问我有何想法?我说没别的,就是想一心一意当好铁道兵。于是部队决定让我超期服役。这是我人生中作出的第二个正确决定。

铁道兵工作艰苦,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生活艰苦,风餐露宿,沐雨栉风。最重要的是铁道兵很危险,部队里有句顺口溜——“五块石头夹块肉,不死也够受”,我们经常开凿隧道,上下左右前五个方位全是石块,随时都可能垮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1962年,我们在山东肥城开凿大垭口隧道。一次我带领7名战士在隧道2000多米处进行爆破作业,撤退的哨声并没响,我突然闻到一股火药味。凭借昏暗的光线,我发现导火索正在冒烟,我意识到这是提前点炮或者吹哨延迟了,连忙将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往外面推。我最后一个往外跑,刚跑出十几米远炮声响了。事后才知道是值班长提前点了炮,所幸我们都没事。连长问我,当时那么紧急,你还一个个往外推?我说他们都是我的战友,换做你在现场,你也会这么做的。在我们团,每年都有七八位战友在施工时牺牲。

1964年,我们部队接到指令,紧急修建山西太原到内蒙古戈壁滩上的一条军事专用铁道线。一次抽水机在抽开挖桥墩基坑里的积水时风门突然堵住,抽不起水来。几十吨的混凝土已经运来,那个年代物资很匮乏,眼看就要浪费,大家束手无策。当时,天气非常寒冷,水温接近零度,冰冷刺骨。我二话不话,脱光衣服,闭上眼睛憋了一口气,一头扎进3米多深的泥水里,用手一点一点将堵住的石块抠掉,换了几口气,潜了几次水,终于将故障排除。结果,既没耽误工期,又保住了物资, 团里当即决定给我立三等功,《解放军报》还专门对我进行了报道。

部队带兵,我用真心关爱战士


参加共青团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时,李瑞环为但茂余写的赠语。

在部队仅自己优秀还不行,带的兵都优秀那才行。

我认为,没有所谓的落后战士,只要你真正地关心他们,关爱他们,帮助他们,每一个人都会是好战士。在我们班,一开始有些战士不积极、不上进,我处处以身作则,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危险的活我自己干,战士身体不舒服我就替他们站岗,政治上关心他,生活上体贴他。最后,别人认为的落后分子,放到我的班上,经过一段时间的锤炼,全都变成先进。战士退伍时一个个都哭成泪人,不愿离开。

我带的9班连续三年被授予“四好班”(政治思想好,三八作风好、军事训练好、完成任务好),不仅如此,班上的13个战士全部都是“五好战士”,这个荣誉在我们全军都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也因此荣获二等功。

随后我又被推选出席山东省群英会,当时山东省驻军二十几万人,陆军、海军、空军、工程兵、铁道兵等不同兵种,共推选了五六个人参加,我是铁道兵的唯一代表。

1963年,铁道兵第二次团代会举行,大会将选举3名全国团代表,参加共青团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因为我所取得的这些荣誉,被选举为共青团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莫大荣誉,元帅两次接见我

 

贺龙元帅接见共青团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军队代表并合影。

贺龙元帅接见铁道兵先进模范代表大会代表。

1964年6月初,我从内蒙古的工地起程,赴京参加团代会,全营战士夹道欢送我。

1964年6月11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我们168名部队团代表,代表全军320万官兵出席大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开幕式,邓小平向大会做了政治报告。

6月16日上午,我们接到通知下午一点半集合,乘车前往解放军总政俱乐部,有军委首长接见我们。当时,我并不知道是哪位首长要接见我们。

下午4点多,我们列好队,只见贺龙元帅边招手边走了过来,我们这些代表激动得一直鼓掌。贺龙元帅说:“同志们,你们是全军320万官兵中的精英,在各条战线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我代表军委问候大家。希望你们继续保持荣誉,继续为党和人民作出更大的贡献。”随后,贺龙元帅同站在前排的代表亲切握手并合影留念,当时的场景我都不敢相信。

两天后,我们又接到通知有中央领导将接见全体代表。我们在人民大会堂站好队,下午3点,毛主席走了过来,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随毛主席一起来的还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同全体代表合影留念。

同我一起开会的代表还有前党和国家领导人、时任北京市第三建筑公司工人的李瑞环同志,新中国第一代工人作家、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的吴运铎同志等来自全国各行业各战线的的优秀青年代表,我们在一起相互学习,相互交流。

1965年4月,铁道兵举行“四好连队”、“五好战士”先进模范代表大会,贺龙元帅出席大会。我作为全军15名标兵之一,在北京南苑宾馆接受表彰,再次受到贺龙元帅的接见。

在接待室里,贺龙元帅同我们标兵一一握手。走到我跟前时,我们部队首长向元帅介绍说我是17团排长,贺龙元帅问我是哪里人,我答道我是湖北郧西人。贺龙元帅说,你们那个地方我知道,郧阳、房县我都熟悉。

当时我并不知道贺龙元帅在我家乡的战斗经历。很多年后,我转业回到地方,在房县参加工作队时,才听当地人说贺龙曾在此战斗过。我说我见过贺龙元帅本人,他还同我握过手。他们都说我吹牛。

同贺龙元帅合影的这张珍贵的老照片,我一直挂在我的房间。看着它,我时常回想起那荣耀的时刻,难忘铁道兵军旅生涯,难忘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十堰晚报》讲述人:但茂余 记者 张建波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