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姚红红《雨中温情》

诗意教师2022-02-08 15:05:39


雨中温情


姚红红


(一)


一夜的雨,淅沥不断,时大时小。早上起来,雨还在下,雨滴急促,雨势渐大。街道上积水肆意横流,没有下脚之地。


儿子要去补课。我和儿子站在门口,等着老公把车开过来。车缓缓开过来,老公尽量让车身更靠近门口,避免儿子踩过多的雨水。我撑着伞,尽量偏向儿子,避免儿子淋上雨水。雨“噼里啪啦”地打在车上,打在伞上,打在我的身上。我拉开车门,儿子钻进车里。我后退几步,看着车离开,消失在雨雾中。


一丝感动涌上心头,几幅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


(二)


隆冬,风大,能逆吹牛马。


山坡上,一少年在砍柴,在风中飘摇如一片枯叶。一小脚女人逆风而行,怀里夹着衣物。女人跌跌撞撞,终于踉跄到少年跟前,和少年交谈几句,带他到避风处,给他穿上黑色棉袄。


少年是父亲,女人是祖母。


父亲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很好,有地,有房,有佃农。祖母养尊处优,衣食丰裕。父亲是家中长子,众星捧月,被视为掌上明珠。后来,局势动荡,祖父外出。祖母和父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父亲虽然年龄还小,但已担任起家庭重任。父亲砍柴,卖柴,给别人家挑水,挣钱贴补家用。父亲说,他十几岁才开始正式上学识字。没有钱,交不起学费,父亲就在学校食堂做饭,倒泔水,倒炉渣,来挣学费和伙食费。


父亲的童年、少年,可以说很励志。母亲常常对我们这些子女说起,父亲小时候的不易、艰难,父亲学的那些知识,都是用肩膀磨出来的,是用汗水换来的。母亲常常怪怨祖父祖母对父亲的不爱护,让那么小的孩子担任一个成年人的责任。


但父亲对生活没有抱怨,常常感念祖父祖母的好。父亲说,他在冬天干活的时候,祖母给他送吃的,送穿的。父亲说,他要上高中了,可是家里没有钱,交不起五块钱的学费。那时候,祖父刚从外地回来。祖父就把自己的皮袄、钢笔卖了,给父亲交学费,让父亲得以继续上学。


父亲对祖父祖母很孝顺,从来没有和祖父祖母大声说过话,更别说吵嚷了。我记得,初春,祖父病了,病得很严重。半夜,我被一股子皮毛烧焦了的味呛醒,是父亲在给祖父做烧猪蹄。父亲说,祖父想吃烧猪蹄。我记得,祖母病了,意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父亲在祖母的房间,放了一张小床,睡在祖母跟前,便于随时照料。


父亲不仅对祖父、祖母好,对自己的弟弟妹妹也很好,真的是做到了长兄如父的地步。父亲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亲要上山砍柴挣钱。奶奶说,让叔叔一起跟着去,可以多干点活,父亲也可以有个伴。父亲说,叔叔瘦弱,没有力气,不让叔叔去,他自己多加点柴就有了。那时候,母亲已经嫁过来。母亲私底下责怪父亲:“你又不是牛,你又不是马,你怎么能干得了那么多活?”但父亲从来不听母亲的抱怨,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弟弟妹妹,宁可自己吃苦,也不要让弟弟妹妹吃苦。姑姑比父亲要小很多,父亲对姑姑就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姑姑考上学,要去太原上学,父亲和祖父一起送姑姑到太原。


父亲总说,他很幸运,有贵人相助:他的父母对他很亲;在他上学的时候,他的老师帮助他,贴补他;他的舅舅还给他买过钢笔和字典。


  (三)


   很多东西可以传承,比如财富,比如精神。父亲感念生活,他的这种感恩意识、乐观精神传承到我们姊妹身上。


我是家中老小,得到哥哥姐姐们的诸多疼爱。在和哥哥姐姐们的相处中,我和二姐最为亲密。


我比二姐小四岁,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二姐就已经上小学了。我们那时候上学,是幼儿园和小学在一所学校。我每天和二姐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冬天,二姐要上晚自习,我是幼儿园的学生,不用上,但我还是会和二姐一起去学校。下了晚自习回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乡村的夜晚,黑咕隆咚,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回家得路过一片坟地,我和二姐胳膊挽着胳膊,都不去看坟地那一片。或许是这样的记忆太深刻了,多年后,我做梦,还会梦到,回家,天很黑,路过坟地,害怕地狂奔。


小时候过六一,我们各村的学生都到镇上去过,各个学校都有自己的节目。演节目是在一个大的礼堂里,礼堂下面是空旷的平地。因为我还在上幼儿园,并没有多少节目。我高兴地在场地里跑来跑去。二姐从人群中把我找出来,给我买冰棍吃。当时的冰棍是5分钱一根,二姐给我买了好几根。印象中是,一会吃一根,一会吃一根。当时我上的是幼儿园的小班,那时候的二姐可能也就七八岁吧,但她却承担起了一个小家长的责任,负责照看我,负责管钱,负责让我们吃好吃的,并要让钱不超出开支。


现在,二姐家开了饭店。一次,二姐叫我和老公、儿子过去吃饭。二姐一个劲地问:“你们想吃什么,想吃什么。”儿子回来,对我说:“姨姨对你可真好。”


    而哥哥姐姐中对我帮助最大的就是大哥了。从我上学,到工作,到结婚成家,大哥都给了我即使是父母也做不到的帮扶。


回想父母传承给我们子女的,有对家庭的责任,有对亲人的爱护。在我想起往事时,即使是多年后,依然感觉像是刚刚发生的一样。


(四)


多年后,不知道儿子会不会想起:大雨瓢泼如注,爸爸和妈妈送他上学;爸爸尽量把车开得离他近点,不让他踩到雨水;妈妈尽量把雨伞撑向他的头顶,不让他淋到雨水。不知道,儿子他会不会在想起往事时,感动落泪。

 

情感是一种传递,温情的传递,让我们感念亲情,感念生活,润泽生命,让自己更坚定地前行。



诗意教师微信号:syjs628

今日小编:清风与你

     ·投稿邮箱:444607460@qq.com  梦回青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