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介子平:佛光寺的大愿

吉宝斋2020-07-31 14:59:30

1937年6月底,林徽因与丈夫梁思成骑驴进发五台山,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寻找唐代建筑。

  当年日本人曾断言,要看唐时建筑,只能到日本去。梁思成在敦煌石窟看到过一幅宋代壁画《五台山图》,其中偏处一隅的大佛光寺引起了他的注意,直觉告诉他,这座寺庙还存活着。遂按图索骥,千里寻踪,开始了一次在中国营造学研究史上注定不平凡的野外考察。1934年夏,他们曾结伴有过一次山西之行,踏勘了太原、文水、汾阳、孝义、介休、灵石、霍县、赵城八县的古建民居,写下了名曰《晋汾古建筑预查纪略》的考察报告。报告中详述过的许多寺庙古建如今已无影无踪了,仅仅是一个甲子的轮回。人们在慨叹事世无常的同时,不得不佩服两位学者的独到眼力,比如对山西民居的描述与评价,恰当而得体,精辟而无饰,后学尚无逾越者。 

  他们骑驴自五台县城出发,沿东北方向翻越阁子岭,直下茹湖盆地,经东茹村折向西北,过尊胜寺至豆村,一路颠簸劳顿、赤日暴晒,辛苦自不必说。小媳妇回娘家、大姑娘串亲戚都离不开骑驴,但此次当地人惊见的是一位娟秀清癯、端方得体,穿着半袖衫,戴着太阳帽的京城女学者。从豆村继续北上,顺峨岭关方向道路深入十华里到阎家寨,隔河相望,便是三山环抱、松柏掩映的佛光寺了。缓坡徐行,路径通幽,不多时即可驻足山门。穿过两进院落,拾阶而上便是佛光寺的正殿东大殿了。凭着职业的敏感,他们一眼便识出这就是自己要梦寻的唐代遗物。

  兴奋欣喜之余,他们不顾旅途困乏,立即爬上爬下,走前跑后。一会儿钻入天花板测量,一会儿攀上构架处抄绘,探索惟恐不周,记录生怕有漏。在天花板里,蝙蝠惊飞,秽气难耐,构架之上,臭虫漫爬,蛛网密布。上房登拱,窜檩骑椽之事对这位文弱女子似乎已是寻常举动,梁思成为她留下的照片可以为证。

  在佛光寺,林徽因同这座大殿的施建人女弟子宁公遇也照了一张像。据载,佛光寺建于北魏孝文帝时,中唐之后,寺内曾有过一座三层七间九丈高的弥勒大阁,寺况相当兴盛。后来,唐武宗灭法,殿宇遭到毁坏。至唐宣宗大中年间,佛法再兴,于是愿诚和尚在废墟之上整建佛光寺,此时女弟子宁公遇便施建了这幢大殿。

  宁公遇像为等身肖像,盘腿端坐于平台之上,面如满月,慈眉善目,博带大袖,充盈华贵,颇具唐时雍容丰足、殷实绰绰之气。由于塑造技艺高超,造像至今唇红目明,颜如桃花。宁公遇为谁家女子,哪门贵妇,如今已无从稽考了。但从她安详知足、宽慰称意的表情可知其襟怀心胸是何等的广阔,器量局度是何等的博雅。镜头前的林徽因,表情同样宁帖释然、恬静笃定,她左手轻轻搭在塑像的肩头,右手则叉在自己的腰际。这张一胖一瘦、一静一动、一古一今的合影,定能引出许多的话题来。此时,林徽因的半袖衫换成了中式短褂,西式裤换成了曳脚长裙。这次摄影,对她来说是郑重其事、望之俨然的,这里没有所愿已足后的遂心惬意、求仁得仁,有的只是对那位不老的千年美女之钦佩敬意,景慕尊崇。施建资金可能不成问题,施建的决心实在非同小可,因为世俗的一个小小因素往往就能覆盖淹没得了宗教的恢恢初衷。宁公遇一定是发过大愿的,这样的大愿或许真的感动了佛陀,否则众多巨构大筑中为什么单单这一座安然无恙、巍然岿立上千年,如此大愿一定也打动了林徽因。

  殿内佛坛之上,另有神像三十五尊,除释迦佛、弥勒佛、阿弥陀佛外,其余皆为立于高蒂莲座上的侍理菩萨和供养菩萨。林徽因仰首站在四米高的神像下的情形,也留有一幅照片,但终究没有与角落里宁公遇的合影那么正经八百、小心审慎。

  七七事变的消息是他们走出五台山,北至代县后的7月12日得知的,山中无历日,世上已千年。五台山的发现之旅就此草草结束。后来,佛光寺终于又躲过了几次劫难,不知谁在保佑着它。1955年4月1日,体弱多病、疲倦力尽的林徽因于51岁时病逝。在此之前,她还有个愿望,回佛光寺看看,但终未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