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从“情歌王子”到“收藏大家”,他的古董收藏价值上亿!

天津藏品阁2020-07-31 16:11:58



“我的爱如潮水,

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

“两个人相互辉映,

光芒胜过夜晚繁星……”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对你有一点动心,

却如此害怕看你的眼睛……”

想必大家是边哼唱边看的这段,

或许你还不知道,

这些传唱度超高经典情歌的歌手,

这个能让耳朵“怀孕”的歌手,

还是个“收藏痴”!


近年来,演艺界名人俨然已经成为收藏新贵中的生力军。2014年保利秋拍预展在北京开启,推出张信哲织绣专场,有100多件织绣品上拍,包括清代皇家龙袍,也囊括了炕垫、烟袋、钱袋、香囊等贵族日用织绣品。网友们惊叹,“原来张信哲还是位收藏家!”


牧师家庭出生,恋上旧物的美


青少年时期的张信哲


台湾牧师家庭出生,在神学院长大的优等生张信哲,原本该是个严肃刻板的人。还好,因为从小接触传教士们的“遗产”而恋上旧物的他,很早就跟小伙伴结成了“天不怕地不怕探险队”,到一个个老宅废屋去“淘宝”,“宝物”不过是些残破的碗盘桌椅,却成为他通向美丽旧世界的时光机。



又因为张信哲从小爱画画,对色彩和细节尤其敏感。光是画还不够,美术史也让他着迷。初中时为买套西洋美术史,宁愿挨饿省下午饭钱,还是不够,就干脆把书中资料都摘抄和摹画下来:哥特、罗马、巴洛克、洛可可、Art Deco……一路下来,竟然自制了好几大本美术史笔记。这些知识后来内化成为胸中资料,成为他收藏路上辨别真伪、还原细节的“秘笈”。


张信哲的藏品


起先他专注的领域是老建筑和家具,常跑到乡下去为老房子绘制建筑立面图。后来台湾迅速发展,许多老房子被拆掉或改建,他手绘的这批老建筑图竟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


因为外曾祖母,爱上刺绣



小学5年级时,张信哲的外曾祖母去世。在整理外婆的遗物时,找出一箱她年轻时的绣衣和饰品。在张信哲印象中,外曾祖母就是一位典型的清代老人:一生都穿黑色绸缎衣、戴黑色勒眉、缠三寸金莲,少言寡语,连过年也不例外。彼时突然看到外曾祖母年轻时的绚烂绣衣,张信哲被那精致华美的花纹、璀璨活泼的色彩吓了一跳!



“一个记忆中纯黑色的沉默灵魂竟然也有过如此娇艳的青春,这就是生命啊!”虽然当时只是懵懂地被这些绣衣之美所震慑,但从小喜欢收集旧物的张信哲还是“仗着”长孙的地位把这批原本是要烧给外曾祖母的衣物拦截下来,成为自己织绣类的第一批收藏。


从左至右依次为:清光绪时期的红色绸绣八团彩云金龙纹吉服袍;清中期浅绿色缎八团云龙纹无水吉服袍;清代同治年间的红色缂丝喜相逢牡丹瓜瓞纹氅衣。


“看到这些绣衣,总感觉看到了从时光深处走来的青春美丽的外曾祖母,她也曾经调皮,也曾经灿烂,也有过爱情……”如此的想象与感动让他开始了自己的系统收藏,也开始了深情如水的歌唱。


从此,一入“绣门”深似海,因为外曾祖母,张信哲开启了收藏宫廷绣衣的锦绣之恋,也因此找到自己收藏的主要方向之一。


上至明代中期,下到民国初年,光是宫廷绣衣张信哲就收藏了300多件,他表示,“也是在接触这些古代绣衣之后,我才发现古代人的色彩表达是如此大胆。胭脂色的马、紫红色的草,还有大量对比色甚至带着魔幻主义的风采,比马蒂斯还夸张,却又保持得很雅致,给我们现代人很多启发!”



接触老绣衣,钻研美术史


张信哲也不是一个只贪图视觉美的人。接触老绣衣,他就更钻历史,要在中西古代美术史上横向纵向去比较。“不光往前看,也往回看。了解过去,才可以更好地看清现在,也更准确地预见未来。”



他说自己凡事喜欢追根溯源,总要到文化和历史的源头去看一看。他自己花钱购买的第一件宫廷绣衣是1992年首次到北京时找到的,那时刚当完兵的他来到大陆,真是来到了他所有收藏牵系的文化母体。当他买到那件从蒙古王爷家流出来的紫藤花底的绣衣时,一种奇妙的缘分将他、外曾祖母和这位陌生的蒙古格格联系起来,这衣服就像一条管道,让他忽而走入另一时空,看到另一故事。


从此开始,他一发不可收拾,不论是古董店、拍卖会、博物馆,都不放过。甚至还上山下乡,访遍两岸三地的各个角落。有一次还在美国ebay网上拍卖到了电影《末代皇帝》里的一件格格戏服。张信哲说:“因为从小累积的美术‘秘笈’,我只是从网上看就可以判断出那是一件纯手工的老衣裳,而其上美丽的海水纹则明白地显示了它官家礼服的身份。”


安思远拍卖会上,拍得心仪龙袍


张信哲(其后为清乾隆-蓝色绸平金银绣云龙纹龙袍)


但要说最有缘的一件藏品,还要从数年前讲起。当时在巴黎街头闲逛的张信哲偶然走进一间小古董店,只见有一位老太太和几件中国的老绣衣。他问还有没有别的绣衣可选。老太太说衣服是有,但都在家里,需要整理,当时老太太刚办完一个织绣主题的展览,出了一本书,书封上印着一件乾隆的龙袍。


张信哲买下这书带回台湾后,通过搜索资料才发现那老太太原是欧洲织绣收藏界很有名的一个藏家,她收藏的一套乾隆大阅甲曾拍出过2000多万港币的天价。而在他买回来的那本书里刊印的每一件绣衣都是规格极高的厉害角色,他这才感觉自己离这些藏品的遥远,“觉得反正是买不起了”。


直到2015年初,纽约佳士得举行大收藏家安思远的藏品专拍,全球重要收藏家们都为此齐聚纽约,也包括张信哲。“本来我只是想去见识一下,看当今世界的收藏大咖们都在干什么,我想我肯定是一件也抢不到的。”



没想到,在安思远专拍之外的一场拍卖上,那位老太太书封上的龙袍赫然在目!我很惊讶,讯问后方知原来那位老太太也去世了,她的先生把她的遗物都拿来拍卖。我想这次我真的是不能错过了。又因为当时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安思远的藏品上,没人注意到我这边,于是我只举了一次牌就以底价成交,真是不得不信缘!”张信哲事后谈到。


堪称“服饰专家”,看剧挑错忙



多年的收藏经历,张信哲的眼光和品位也得到了不少藏家朋友的认可。他堪称清代宫廷服饰专家,笑说看《后宫甄嬛传》时忙挑错,因此常常不专心。


“作为《甄嬛传》的忠粉,我不好说自己看过多少遍。因为即使现在遇到电视台重播,我还是不会转台。”张信哲说,“我看《甄嬛传》会跳戏,因为穿错了。甄嬛的背景是雍正,但是穿的衣服都是同治、光绪年间的,而且戴的钿子也是到了道光年间才有。”


收藏积累美好记忆,化作婉转歌声


后来做歌手倒是张信哲始料不及的事,“现在想来,艺人跟时尚关系密切,而我的绣衣收藏不正是历史对我的时尚启蒙么?”张信哲说道。自然而然,这些锦绣华服带来的善因缘不仅成为他美丽的收藏记忆,也化为他歌声中婉转的挚爱真情。


给新专辑筹经费,曾卖过乾隆龙袍



张信哲曾经拍卖过自己珍藏的乾隆龙袍,只为给新专辑制作筹措经费。通常,音乐不景气的年代,歌手出歌都要贴钱,但张信哲终究是赶上过音乐的黄金时代,这是他的幸运,也是我们的幸运。


满世界“淘宝”



张信哲在潘家园


张信哲每次到北京一定要去潘家园旧货市场逛逛,不光为淘宝贝,也为和那里的古董商朋友交流收藏心得。张信哲台北家中所铺的地毯和屋内的一些摆设都购自潘家园。


从各国跳蚤市场淘“破烂”:亞洲藝術週拍品  王翬《圍廊春寂》,估價 150,000-200,000 美元


點翠鑲珠石花蝶鈿子


亞洲藝術週拍品  明十七世紀 黃花梨雙套環卡子花半桌,估價:80,000 — 120,000 美元


张信哲经常出国,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从当地跳蚤市场淘回一些“破烂”。垂挂于饭厅内的顶灯,是上世纪初欧洲的产品;平铺于书房地面的鲜红地毯,是他从北京背回去的老包头地毯;张信哲的家里还有一张杜月笙姨太太睡过的床;一面战国时的铜镜也是他“淘”来的。


出书《玩物哲学》,讲述收藏经历



收藏路上吃亏上当在所难免,不过一定要把这些过程转化为经验,张信哲享受着这个过程,还出了本关于收藏的书,叫《玩物哲学》。这是一本讲古董的书,由最初开始收藏,到如何甄选藏品。

张信哲讲自己的收藏心得就是:每进入一个新领域,都会开始系列的收藏,“把某个(古董)门类了解到一定程度,收集到一定数量的藏品”。只有到了这个阶段,才会知道自己真正喜欢哪些东西,需要留下哪些藏品,而对于张信哲来说,留下的不一定最值钱,但一定是自己最钟爱的。


几乎没“打眼”时候


张信哲织绣藏品


“因为从小就关注收藏,而且也一直跟着前辈和老师学习,打眼的情况会有,但是不会到离谱地步。”张信哲说,顶多是断代有些偏差或者遇到厉害的难辨真伪的高仿,也就是用不对的价钱买到了朝代不对的东西,但这些东西依旧是老的、有价值的东西,“这些都是收藏必经过程,要交的学费还是要交的”。张信哲这样调侃道。


娱乐圈的“隐形富豪”




2015年6月张信哲的这些藏品在台北做展览,新闻报道是这么说的:

张信哲近日向台北一家博物馆借出70件清代女性宫廷服饰与嘉庆皇帝曾穿过的龙袍、总值3亿元新台币(约合6000万元人民币)收藏供馆方展出,馆方出动6名安保,投保金额5000万元新台币(约合1000万元人民币)。他日前亲自担任导览员,宣布效法收藏家前辈,身后裸捐收藏的古董给合适的博物馆,估计他收藏古董总值逾5亿元新台币(约合1亿元人民币)。


开展览比开演唱会还紧张


张信哲在《华彩霓裳——张信哲先生珍藏明清织绣服饰》现场


这场拍卖有100多件张信哲历年收集的宝贝,所有拍品起拍价都不高。成交价最高的是乾隆龙袍,160万元拍出,另一件起拍价不到30万元、估价仅32万元的清光绪镶白旗棉甲以145万元价格成交。


但,这绝不是“炫富”,这场展览,张信哲从构想到实现花了3年,看到布展完成,他有感而发:“这些东西放在我家太可惜了!真的要一个合适的地方好好展现。”他作为策展人一点小细节都不放过,“因为展示柜都是特别订制,最后一天才送过来,这些服饰要封在玻璃柜里,而且一封2个月不能动,连一点小皱褶都要调整清楚。”


张信哲在《潮代——清绣的天衣无缝:清代女性服饰展》发布会现场


预展前一晚,张信哲更紧张到失眠,他半开玩笑地说:“担心专家来吐槽,所以尽量把它做到最好,欢迎大家来交流一下彼此的意见。”


效法安思远,未来将藏品裸捐


张信哲收集这些东西就是因为喜欢而已,他说办展览的理由是“这些东西放在我家太可惜了!真的要一个合适的地方好好展现。”而且也表态将来会把藏品都裸捐给博物馆。


张信哲收藏的清光绪时期的红色绸绣八团彩云金龙纹吉服袍局部细节,精致到令人屏息凝神。


清光绪时期,红色绸绣八团彩云金龙纹吉服袍美丽的衣袖部分细节。


清中期,浅绿色缎八团云龙纹无水吉服袍华美的绣花细节,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其上的龙纹选择了夔龙纹,这在清代皇家绣衣中是非常少见的。


之所以有这些想法,据张信哲本人透露这是他之前到纽约看古董教父安思远拍卖会后的新想法。他说:“安思远是我敬重的前辈,是我的偶像,他把这个当做一种生活态度与生活方式,这是我要学习的,他最后离开人世,一件古董也不留在身边,全部把宝物送给喜欢的人,或是捐给适合的博物馆,是很好的态度。”

张信哲收藏的部分古老绣鞋


张信哲收藏的部分清宫织绣衣物


有情就会有牵累,

不论对物还是对人。

收藏超过40年,

张信哲说自己也是饱尝酸甜苦辣,

如何经历“舍得”的淬炼,

从恋物到惜物,

正是岁月为他带来的思考。

在他的情歌里,

总能听到许多感动,

或许,这些情愫

正因他对爱物的执着与珍惜。





往期

推荐

联合国力挺“一带一路”   官方主题藏品火爆圈粉!

王刚:收藏占据全部家产的70%

这些硬币成绝唱!《一带一路纪念册》火爆圈粉真相揭秘

第三套人民币八大珍品价值高 一张售价六万多

第三套人民币中的“五珍”发财全靠它!

“史上尺度最大”反腐剧爆红!陆毅问赵德汉你为什么贪了这么多钱也不搞点儿艺术品?

本期热卖:《一带一路纪念册》

 集藏一带一路沿途65国钱币

(45枚硬币+12枚纸币+2枚70克一带一路纪念银章)

价格:3980元/套


戳阅读原文,一键购买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