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觅宗记】华严宗 论主 李通玄 方山(上)

芷蘭齋2020-07-31 11:28:48

李通玄墓位于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方山北麓国家公园内。我是乘火车先到的阳泉,然后包了一辆出租车开到了藏山去寻找程婴的藏孤洞。参观完之后,接着上那辆出租车,从藏山开到方山,司机说我在参观藏孤洞时,他给几位朋友打过电话,他告诉我说,我之前告诉他的那条捷径很难走,因为正在修路。此次前来,我特意带来了导航仪,于是插上这个仪器前往方山的路径,然后我所指出的两条路,司机都说不好走,那我只好由着他绕道前行了。


于是开回盂县县城,再上S216省道,在山间盘旋上升,路牌写着限速20公里,而实际上连这个速度都开不到,因为路很窄,并且有很多拉煤的大货车,其开行的速度连十公里都不到,还很难超车,大多数时候只能跟在大货车后面吃灰。司机冒险超了几辆,左侧的车轮几乎压到了悬崖的边上,搞得我心惊胆战,劝他不要再冒这个险,但司机说他早已习惯这样开车,否则的话,回家就成了土猴。几经险情,终于盘旋到了山顶,这时我突然觉得有些耳鸣,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高山反应,于是我问司机这座山海拔有多高?司机看了我一眼说:“这么个小土包,在山西不叫山。”



方山森林公园入口处的雕塑


沿S216省道南行30多公里后,我在路边无意中看到一个石牌坊,还没看清上面的字迹,司机已开了过去。他说问过朋友,在路上看到探头后再有两公里就是,但他忘记了看到探头是前行2公里还是后退2公里,于是打电话,结果是原路返回,停在了我刚刚看到的那个石牌坊前,果真上面写着“方山国家森林公园”。然而路的当中却横着栏杆,上面写着:停车检查。在旁边的检查站内,一位老者问明情况,要求登记车号。司机下车走进那个简易的小屋,2分钟后又走了出来,沿着牌坊路向山上开去。


前行三公里,来到入口处,售票处看不到人影,向看门者打问,他说买票要进旁边的方山宾馆,于是进宾馆内找到管事者,他让我交35元门票钱,然后拿宾馆的普通收据,给我开了一张权做门票。我说自己来此并非游览,而是要找李通玄墓,他说墓在山顶上,从山底走到那里,往返要三个小时。司机听到了这句话,马上跟我嚷嚷起来,说我们谈妥的包车价,不包含这么长的等候时间。我问他需要加多少钱,他说不是钱的问题,因为下午还要交班给另一个司机。闻其所言,我只好问那位方山景区的管理者,能不能有其他的方式尽快地帮我找到李通玄的墓?我注意到,在入口处的旁边停着几辆电瓶车,我觉得那应当是游客的交通工具。



错过的石牌坊


这位管事者说,旁边的电瓶车确实是想用来载游客之用,但因为现在没有游客,所以电瓶车封存起来了,他建议我过几天再来,因为现在园区内正在筹建桃花节,到时就有电瓶车上山。我告诉他自己不可能重新来过。一番说辞后,总算同意为我去找电瓶车。


十余分钟后,找了一位老者,他进入园内从旁边的车库门内开出了一辆电瓶车,我刚想上车,从宾馆内又跑出来四、五位小女孩,她们说要跟着车上山去看花,在上车前我向一位过路人员打听过,电瓶车只能开到指定的停车场,而那个停车场到李通玄墓仅开行了一半,我本想私下跟司机商议请他继续开行,然后我另外付费。但这种事怎么说也见不了阳光,如果没有旁人,兴许还能够通融,但那么一下子上来四、五位,这种局面,让我叫苦不迭,看来只能见机行事了。


车在山间开行,一路爬坡,比想象的距离要远很多。在山间攀行几公里后开到了山顶,山顶旁有座寺庙,名“方山下寺”,司机把车停在了寺前的小广场上。司机跟我说,我付的电瓶车钱就只能开到这里,因为这是规定的最远地点。那几个小女孩应该就是方山宾馆里的服务员,她们立即跳下车,欢快地寻找景色摆出姿式拍照。



终于说服管事者同意把电瓶车开出来


这给了我机会,于是我偷偷跟司机商议,请他继续向前开,我可以另外加钱。司机说,按照公司的规定不能再往前开了。我说,规定不是人制的吗,将在外,军命有所不授,现在你是掌舵人,当然你需要见机行事了,更何况,一路上开行过来,除了我一位之外,没有看到任何的游客,所以我们继续向前开,不会遇到异议者。司机不被我的花言巧语所扰,不知道他是不是认为,除了你知我知,还有李通玄知。但我觉得,开出了这么远,才走了一半的路,除了我那位着急的司机,其实我在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提前买好了从阳泉前往太原的车票,火车当然更不可能听我的游说,看来我必须在此想出办法。


我开始打那几位看花小女孩的主意,看着她们的欢喜劲儿,确确实实是第一次登到了山顶。我走过去跟他们讲,赏花一定要到山的更深处,才更有意趣,因为在那里可以拍到别人从未见到的景色,只有那样的照片,才能吸引别人的眼球。我的这通游说,果真起了作用,小女孩们问我到哪里拍才更好看?我告诉他们,沿着此路一直前行,因为从地上的痕迹看,很少人再向前行进过。于是小女孩们立即围着司机叽叽喳喳,果真是一句顶一万句,司机大手一挥说:“上车。”我为自己小伎俩的得逞,暗自得意,但瞬间也开始忏悔,毕竟我是来朝拜李长者,竟然用这种小花招儿来达到目的,但转念一想,心下又宽慰起来:古人云“行大礼不拘小节”,我觉得把这句话用在这里,比较能让我得到安慰。



司机遥指长者墓


其实车轮下的这一段路,也已经做好了路面硬化,电瓶车行驶在上面,较为平坦,只是从上方下行的这一段路,比在此之前者要窄了许多,如果迎面有车开行,几乎完全找不到错车的地方,我想这可能就是电瓶车游览路线没有继续向前延伸的原因。从方山下寺继续向前行了约3公里,前行到一半的时候,其实车已经转到了大山的背面。因为是在山顶之上,视野极其开阔。在这安静的山顶之上,真可谓万籁俱寂,眼睛望着层层叠叠的群山,很是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


在这大山之上,看不到任何的人影,这种寂静会让自己急躁的心瞬间安静下来。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峰顶上,我看到有突起的建筑,于是问司机,那山顶上是什么?他头也不回地告诉我,那就是我要找的李通玄墓。闻听此言,我立即回身跟那几位小女孩说,要不咱们过去看看,因为太难得走到这里了。几位小女孩虽然不知道李通玄是谁,但她们对眼前未曾看到的一切都感兴趣,于是说,同去、同去。


离墓200米的距离,有一个新建的三开间石牌坊,上刻“长者墓园”,车停在了这里,因为前头是台阶不能开行。穿过石牌坊,我边走边拍照,走到墓前,看到了正前方的墓碑上刻着李通玄的线描像,此像占了墓碑正文的一半距离,在碑上刻像的确少见,线描像为30度的侧脸,其形象跟老子说法图相类,下面刻着金字的诗赞:


枣柏李长者像

生为帝胄隐于方山

掀如来藏破祖师关

即俗而真即事而理

论法界经字字归己

天女送供猛虎驮经

心境俱寂游杂华林

一念无生超贤越圣

当阳牛出毗卢正印

私淑弟子道霈拜赞


墓碑的两侧,左右各立着一块石碑,右侧为“李通玄彰德碑记”,而左侧跟它形制大小完全相同的一块,则是用日文的片假名刊刻,可能是右侧彰德碑的翻译文,这两块碑都有石制的碑券。三块碑的后面即是李通玄的墓丘,墓丘的墙裙都用石块围成圆弧形,尚未封顶,上面长满着荒草,整个墓丘直径在十米以上,因为处在一个山顶之上,山上没有树木,远远望去十分的显眼醒目,我参观过无数座名人墓,从未见哪座墓有如此大的气势,这种气势至少让我产生了瞬间的敬畏之心。如果这个墓址是李通玄自己选择者,那这个人的胸襟绝对的胸怀宇宙。



远眺


拍照完李通玄墓,跟那些女孩又回到车上,沿着原途返回,这时我开始留意沿途可拍照之处,然而一路上却未曾见到任何指向李通玄墓的标牌。在我的心目中,这个公园的主题应当就是李通玄墓,也可以说整个景区都是以墓作为主题而兴建者,那为何看不到任何的标示牌呢?我把自己的疑问,全部说给司机。


他说游客对这个没兴趣,所以这个墓并不算处在游览范围内。他跟我说,此山的宣传亮点是神幅。我问他什么叫神幅?他用手指着身后的群山让我细看,问我这山体像个什么,我说自己眼拙,并且缺乏想象力,请他明示。他回答我说:“你不觉得这座山上看去像个蝙蝠吗?蝙蝠的谐音就是‘福’,所以来此山的人都是来求福的。”


车开到了山底,又停在了我上山之处,我问司机,需要加多少车费?司机转身跟那个领头的小女孩说:“让他交10块钱给了你吧。”



李通玄墓前的石牌坊


回来查资料,方得知李通玄墓前的那座大山确实叫“神蝠山”。然而在历史上,这座山名叫“神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被什么人改成了“神蝠”。而李通玄墓前的那个日文碑刻,确实是一位日本名叫小岛岱山的学者所立。这位小岛岱山是日本《华严经》研究所所长,他为了研究李通玄,竟然七次专程来到此山寻找李通玄的遗迹,而我仅来了这么一次,还用了这么多的小花招儿,想一想真觉得惭愧。


小岛岱山博士来此朝拜李通玄,更多的是出于他的研究,为此他写出了一部重要的著作,书名就是《李通玄之研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历史上第一部关于研究李通玄的专著,但能够将他撰写的碑刻摆在李通玄墓的前方,即此也足见业界对他的肯定。



微信号:zhilanzhaiweili

藏书家韦力的古书之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