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匾额上的文化

语文报高二版2020-10-15 14:19:44

匾额又称扁额、扁牍、牌额,简称为扁、匾或额。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称:“扁,署也……署门户之文也。”可见远在东汉之前,匾额已经在建筑上广泛应用了。

  从匾额的本义看,凡是宫室、殿堂、亭榭、书斋等以大字题于门额上,均称匾额。匾额就像建筑物的名字和标签,因为有了名字,人们才能将众多的建筑区别开来,匾额与建筑,早已融为一体。

  额的本义是人的头发以下眉毛以上的部位。匾额合称,形象地标示了匾额悬挂的位置。匾额就其形式来说,可分为竖匾和横匾两种。早期的匾额以竖匾为多,晚期的匾额多为横式,由竖到横的转变,是随着中国古代建筑的结构特征——斗拱的变化而变化的。斗拱位于房檐之下,承托着房檐,使之高大雄伟。在唐宋以前,斗拱结构宏大,自元、明以后,斗拱所占比例逐渐缩小,匾额也只能由竖式变为横式了。

  额头这样的部位,非常显眼,在家宅等建筑物的“额头”上,如果能得到皇上的恩赐,那便是至高无上的光荣。退而下之,得到各级官员的嘉奖,也是一个人乃至一个家族的荣耀。如果高门府第上悬挂一块“御前带刀侍卫”之类的匾额,连路过的人也要对这一家刮目相看。如果悬挂有“德重闾里”“质直好义”“桂兰焕彩”“耆英望重”一类的匾额,让人一望便知这一家人有功于民或人格品行为人仰慕。彰显医德的“杏林春茂”匾,其价值远远超过现今仍然在流行的“妙手回春”锦旗;而婚喜寿庆类的“鸿案眉齐”“椿萱共茂”,“树德堂”“文渊堂”之类的厅堂号,饱含着祝福,寄寓着梦想,展现了古人对生活的美好愿望。

  匾额又是一种集文学、书法、雕刻、印章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品。其文辞典雅、优美,言简意赅,用最精粹的文字反映广博的内容,使匾额显现出画龙点睛的功用。匾额书体以正楷行书题写者最多,也有真、草、隶、篆诸体,国朝大佬、饱学鸿儒、新科状元、地方名流无不在匾额上一展文采与书艺。匾额上的文字和印章,无不精雕细镂,显现出高超的技艺。匾框的纹饰,或浮雕,或透雕,图案华美,寓意含蓄。

匾额上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折射出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

红色山西专题之七

贺昌:少年有为,为民兴利除弊


贺昌童年时期和我在同院居住,经常在一起玩耍。他的性格天生就好打仗,常召集群儿为伍,自当“元帅”;打了胜仗,辄以草花、树叶和泥丸等制作假宴庆功行赏。因他童年原名贺颖,字悟庵,所以在那时还编了一首军歌,让大家歌唱。我只记得前几句是“领兵元帅,为贺悟庵,替民除害,灭匪当先……”

记得,那时学校院里有一条很长的甬道,每天放学时,学生集中在这里站队,学校领导训话。贺昌及学校进步师生把他们作的诗和编的歌贴在甬道里作宣传。学校领导看见后就训斥他们,指责师生。现在我还记得他作的充满爱国热忱和豪情壮志的歌和诗各一首,《行军歌》,歌词是:“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努力国民革命!努力国民革命!齐奋斗!齐奋斗!”;一首七言律诗:“扛罢笔杆再扛枪,经文纬武干一场。颈血常思敌国溅,寸心久欲报家邦。自古将相本无种,谁说好男兵不当,但得东风时与便,贺郎也不亚周郎。

离石县长贾占堂是一个依仗洋人鼻息行事的帝国主义走卒,他严令学校当局禁止学生罢课闹事,并亲自带领警宪四出压制。一天,贺昌手牵一条头带东洋草帽的小哈巴狗,随着游行队伍来到街头,进行形象讲演,突然,贾占堂头带东洋帽,领着一群警察闯过来。这时,贺昌机智地指了指贾占堂和自己身边的哈巴狗,并用眼色示意群众领悟后一拥而上,嘲骂:“哈巴狗,哈巴狗,东洋鬼子的哈巴狗!”贾占堂气急败坏狼狈而逃。

这年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县政府和往年一样,把学校的全体师生带到文庙去祭孔,由县长张宴林主祭。张宴林在讲话中,严厉指责贺昌等进步师生的爱国行动越出了校规,有辱孔圣,要开除贺昌等人出校,妄图镇压学校师生的革命活动。不料,张宴林的话一出口,贺昌就从队列里走出来,气愤地责问张宴林:“你身为离石的父母官,不为离石人民着想,现在帝国主义列强妄图瓜分我们的国家,国难当头,人民群众将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学生们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你为什么要镇压?这说明你不是离石人民的父母,是离石人民的罪魁!”贺昌一带动,怒火满腔的进步师生立即行动起来,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帝国主义走狗张宴林!”会场混乱了。

农历十月,县城南关药王庙唱戏。一天,张宴林的警备队,光天化日之下涌进看戏的妇女中,厚颜无耻地调戏妇女们。贺昌、刘德俊、李殿成等学生看到此情形,立即串连了四、五十个学生。手拿砖头,衣兜里装上石子,把警备队包围起来,警备队挥舞枪托乱打,妄图把学生们镇压下去,不料,学生越来越多,一些看戏的青年也气愤难平,手拿山货摊上的羊铲棍、铁镢围住警备队打起来,把警备队打了个落落大败。

是年寒假期间,贺昌回到家乡柳林,和当时柳林在汾阳、太原等地上学和回乡学生王达成、李燕熬、李存良、王耿光、薛荣堂等人自动组织起来,深入到柳林附近的锄沟、田家沟煤窑上和杨家坪、穆村、上青龙、杨家港等村子里,用自编自演的形式,向工人、农民进行反帝、反封建、反对官僚主义的宣传。我当时参加过宣传活动。记得当时编过一个叫《白瞎子的遭遇》的小剧,就是用柳林当地地主、富农等封建势力残酷剥削和压榨人民群众的活生生的事例为内容,向群众进行宣传教育,传播革命思想。

(艾  平/文)




语文报社天猫旗舰店二维码